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华尔街审判日
华尔街的“黑九月”、7000亿美元救赎,以及独立投资银行模式的破产,是美国金融危机的最高潮吗?
《财经》记者 徐可 王真 陈慧颖 本刊实习记者 钱亦楠/文

  17个月前,当美国新世纪房贷公司破产时,没有人能够预料到,次级抵押债券市场的癣疥之疾会有星火燎原的威力。
  继9月7日房地产贷款融资机构房利美、房地美被美国政府接管之后,恐惧笼罩了整个金融市场,那些有着金字招牌的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个倒掉;9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申请破产;美林集团(Merrill Lynch,纽约交易所代码:MER)被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纽约交易所代码:BAC)并购;

封面视频
 

  9月16日,美国最大的保险集团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下称AIG)被政府接管;
  9月21日,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纽约交易所代码:MS)和高盛(Goldman Sachs,纽约交易所代码:GS)宣布转型为银行控股公司。
  9月25日,全美最大的储蓄贷款银行华盛顿互助银行(Washington Mutual,下称WaMu)宣布破产。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桩银行破产案,摩根大通以19亿美元的价格,向政府购入了该行的银行业务和价值3070亿美元的贷款组合。但是摩根大通必须为该行可能的贷款损失减计310亿美元,并向公众发行价值80亿美元的新股来补充资本金。
  从9月19日起,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就把希望寄托在一项高达7000亿美元的救援计划上,寻求以财政资金承接金融不良资产的形式,挽市场信心于既倒。

 
投行之殇
独立投资银行第一次从华尔街全部消失,游戏规则会随之改变吗?
《财经》记者 吴莹 温秀 《财经》特约记者 胜寒/文

  一个时代的终结。
  9月21日,高盛、摩根士丹利被迫成为银行控股公司之后,多家媒体如是评论。
  从今年3月开始,华尔街最具盛名的投资银行的命运集体转折,除雷曼破产,其余均被整合进商业银行的监管框架。这些纵横捭阖、折冲樽俎的“蓝血贵族”,这些始终冲锋在金融最前沿、以风险和创新为生命线的华尔街巨子变脸,对于整个金融世界的震撼可想而知。谁是此次危机的罪魁祸首,华尔街将向何处去,独立投资银行的消失将对整个金融世界带来何种冲击,成为此次危机中最令人困惑的话题之一。

  在过去的五六年间,衍生产品的迅猛增长、高杠杆模式带来的丰厚利润,一度塑造了投资银行的
黄金时代。但是自贝尔斯登始,原来几乎只出现在商业银行的“挤提”忽然成为了投资银行如影随形的杀手。从次级抵押债券到CDO,再到CDS,高流动性资产、风险对冲模
型,在脱去神秘外衣后,似乎悉数变成了纸上谈兵。

 

美国历次金融动荡

 
2007年初至今次贷危机

2007年4月,次贷危机爆发。从2007年8月始,各国央行采取多种方式向金融系统注入流动性,规模以千亿美元计。
2008年3月,美联储出手援助,摩根大通以2.36亿美元的低价收购贝尔斯登。7月13日,美国政府宣布救助“两房”。
9月15日雷曼兄弟倒闭后,美国财政部850亿美元接管AIG,并向国会提出7000亿美元救援计划。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
2000年纳斯达克指数从5000点至2002年10月跌到1300点。美国经济出现负增长,失业率达到6%,安然公司(Enron)、世通公司(WorldCom)破产,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倒闭。
2002年7月,美国通过《萨班尼斯和奥克利法案》(Sarbanes-Oxyley Act),禁止会计师事务所同时从事审计和咨询服务。2003年5月底,布什签署减税法案,减税额高达3500亿美元。2003年6月,美联储将基础利率从1.25%降低到1%,为45年来的最低水平。此前两年时间里,美联储连续降息12次。2003年底,美国经济开始回升。

 
 
激辩保尔森计划
援救方案成本高昂,谁负代价?
《财经》实习记者 张翃 《财经》驻华盛顿记者 黄山/文

  在华尔街如大厦将倾之际,希望毕其功于一役的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表现得就像一位锲而不舍的推销员;他正竭力说服美国国会议员们,他所提交的总值7000亿美元的援救计划,肯定是现在能想到的最有效方案。
  据《纽约时报》报道,9月25日白宫为此方案紧急召开的闭门会议中,保尔森甚至向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屈膝,请求她争取她的民主党同僚支持这项方案。
保尔森的焦虑可想而知。9月26日之后国会就要休会,而9月23日、24日连续两天在参众两院听证会上的苦苦劝说看来都没能真正打动两党议员。救兵如救火,在保尔森眼中,华尔街乃至美国经济正处于“生死存亡之秋”,已无退路可选。
  然而,耗费公帑去拯救那些富可敌国的华尔街大亨,很难让心系选民的国会议员轻易放行。况且,经济问题已成为选战核心议题之际,任何不慎表达都可能导致功亏一篑。无论是从政治考量、市场理念还是方案设计本身,通过这样一项争议性极强的提案都绝非易事。

美国病 全球治
金融危机可以看做美国经济长期“双赤字”模式恶果在金融领域的集中爆发
《财经》记者 张环宇/文

  美国消费者长期以来透支其未来的收入,一直被认为是美国经济贸易和财政“双赤字”模式乃至全球经济失衡的重要根源。关于这一课题的讨论已有时日,但出人意料的是,这一失衡的经济会以次贷为导火索,引发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大的金融风暴。
  美国消费的透支,在房地产领域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这种透支,在前几年的低利率松货币环境中,催生了房地产市场的超级繁荣,并由华尔街的精英们利用各种复杂得让人难以理解的金融衍生工具,将泡沫营造得登峰造极。随着银根收紧,民众贫乏的支付能力有如皇帝的新衣,根本无从掩饰房地产市场的极度透支。支柱既去,泡沫大厦随即坍塌。

  在过去的五六年间,衍生产品的迅猛增长、高杠杆模式带来的丰厚利润,一度塑造了投资银行的
黄金时代。但是自贝尔斯登始,原来几乎只出现在商业银行的“挤提”忽然成为了投资银行如影随形的杀手。从次级抵押债券到CDO,再到CDS,高流动性资产、风险对冲模
型,在脱去神秘外衣后,似乎悉数变成了纸上谈兵。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