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前言
  最早叫做“美国次贷危机”的这场危机所引发的“蝴蝶效应”,已远远超出了绝大多数人的预期。从2008年秋天起,从金融到实体经济,从华尔街上那些体面的银行家到珠三角出卖体力的农民工,一个一个行业宣告危急,一个一个国家陷于困境。不止一个人警告:1929年的那场危机可能重现。
  就连中国近半年来也出现了难以想象到的症状——对推动经济增长和就业居功至伟的出口,已经结束了连续七年的“光辉时代”,第一次出现负增长。这是一场全球性的危机,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中国仍然要一如过去30年一样,依赖现有世界经济的大局,而所谓“脱钩”只是时滞带来的暂时幻象。
在中国,农村的问题集中于土地问题。土地是中国最为稀缺的资源之一,农地更是农民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农民问题的核心。随着经济的发展,土地问题已经远远超出了农民和农村的范畴,它是连结农村与城市的纽带...

查看原文

封面视频
《财经》特约经济学家 沈联涛/文
  未来,历史学家会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与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相提并论。那场大萧条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改变了接下来80年内的金融版图。同样,现在这场危机之后,可能也会出现经济理论、哲学观的重大转变和机制结构的重大调整。
  历史总是往复循环,虽然形式可能有所变化。跟大萧条时相比,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新古典经济理论的失败。在上世纪20年代,新古典经济理论曾主张预算平衡、政府干预最小化。

查看原文

2月13日
美国抵押信贷风险浮出水面
汇丰控股为在美国次级房贷业务增18亿美元坏账拨备 美国最大次级房贷公司全国金融集团(Countrywide Financial Corp)减少放贷
新世纪金融公司(New Century Financial)发出盈
利预警:去年四季度业绩可能出现亏损
4月4日
新世纪金融裁减半数员工,申请破产保护
4月24日
美国3月成屋销量下降8.4%
7月10日
标准普尔和穆迪下调次级抵押贷款债券评级,全球金融市场震荡
7月19日
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旗下对冲基金濒于瓦解
8月6日
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American Home Mortgage申请破产保护
10月28日
受次贷减记影响,美林首席执行官斯坦奥尼尔宣布退休
11月4日
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查尔斯普林斯宣布辞职
3月16日
贝尔斯登出售给摩根大通
9月7日
美国政府接管房利美和房地美
9月14日
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
9月15日
雷曼兄弟控股宣布申请破产保护
9月16日
美国政府将AIG收归国有
美国信贷危机开始向货币市场蔓延,Reserve Primary Fund因减记雷曼债券,导致其资产净值下跌,成为14年来第一只导致投资者亏损的货币市场基金

查看原文

《财经》记者 张环宇 发自北京 | 《财经》记者 黄山 李增新发自美国华盛顿
  2008年,金融风暴改写了世界经济的历史。与愿望相悖,金融风暴在2008年下半年将世界经济拖入衰退的泥潭,其深至今不可见底;而作为金融危机原发灶的美国,朝野上下更是哀鸿遍野。
   从3月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接管开始,金融市场的震荡迅速扩散。9月,房利美和房地美被美国政府接管,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雷曼兄弟破产,盛极一时的美国传统投资银行业只剩高盛和摩根士丹利苦苦撑持,后者也不得不转为银行持股公司。其后,AIG更被美国政府控股。以“黑色9月”一系列令人目不暇接的大事件为标志,华尔街的信心彻底崩溃。

查看原文

《财经》特派记者 钱亦楠 发自巴黎 | 《财经》特约记者 李多钰 发自柏林
  德国财长施泰因布吕克曾将金融危机比喻成一起纵火案。这场大火最初开始在华尔街燃烧之时,欧洲人似乎还能隔岸观火,但他们很快就体会到了燃眉之急的滋味。
   对欧洲来说,真正的金融危机开始于9月29日。这一天,欧洲大陆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三国政府决定对欧洲最早跨国经营的金融机构之一的富通银行(Fortis)注资112亿欧元;二是爱尔兰政府宣布,为国内银行的所有储蓄及银行间债务提供无上限担保。此举立刻引起了邻国的恐慌,因为其储户会竞相将自己在本国银行的储蓄转移到更为安全的爱尔兰。

查看原文

《财经》李增新 /文
  在全球拯救金融机构的行动中,英国的救援计划显得棋高一筹——政府拨出500亿英镑,采取直接注资而非购买不良资产的方式救助金融机构。这种模式随后成为工业化国家争相效仿的对象。
  10月8日,英国首相布朗宣布,政府将援助八家金融机构,八家机构承诺于年底前将资本金提高总计250亿英磅。五天后,英国财政部宣布,政府对苏格兰皇家银行(RBS)、苏格兰哈里法克斯银行(HBOS)和劳埃德TSB银行(Lloyds TSB),注入总额370亿英镑的资本金。注资附带一系列条件,包括被救助银行承诺货款规模、尽量避免购房者丧失抵押品赎回权、高级管理人员薪酬限制等。政府还与这些银行在股息政策上有所约定,并对新的独立非执行董事的任命有发言权。

查看原文

《财经》特派记者 陈中小路 发自赫尔辛基
  现今的危机不足惧。”在11月10日的“2008芬兰金融市场”会议上,芬兰Pohjola资产管理公司证券部负责人Perti Kilpelainen如是说。
   不止他一人,芬兰企业联合会首席经济学家Jussi Mustonen等芬兰经济领域权威人士均对北欧国家能够成功应付本次金融危机表示乐观。
  北欧三国(瑞典、挪威、芬兰)在上世纪90年代初经历过一次惨痛的金融危机,它们已经学到了足够的教训。
  1985年至1989年,以瑞典为代表的北欧国家出现了房价和股市价格呈倍数增长的现象。瑞典房价五年上涨50%,股市更是上涨超过200%。
  政府为了解决经济过热问题,于1987年至1992年间陆续升息,80年代末期开始,北欧国家经济出现衰退,资产价格剧烈下跌。

查看原文

《财经》特派记者 钱亦楠发自巴黎
  12月的巴黎仍然声色犬马,购物街雷恩大街(Rue de Rennes)上依然人头攒动,街道两旁的商店里挤满了为圣诞节购物的人群。令人感受更多的是圣诞节前的热闹,而非金融危机的阴影。毕竟,对于法国人来说,金融危机暴发之初的恐慌时刻已经过去,最坏的岁月尚未到来。
金融无大碍
   当然,巴黎经历过恐慌时刻。9月15日,即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宣布倒闭的当天,巴黎CAC40股市指数大跌3.78%,大小银行都无一幸免遭遇了“黑色星期一”。

查看原文

《财经》记者 董凌汐 发自北京 | 《财经》特派记者 杨彬彬 发自莫斯科
  首富求救
  “可以问任何问题,除了流动性。”这是《财经》记者10月下旬在位于莫斯科的基元集团(Basic Element)采访时听到次数最多的一句话。
   在克里姆林宫决定以苛刻条件向陷入困境的寡头们施以援手时,俄罗斯寡头的领军人物、基元集团实际控制人欧柏嘉(Oleg Deripaska)第一个向政府发出了求救信号。
   仅仅半年前,这位40岁的俄罗斯首富还雄心勃勃,准备将他所控制的俄罗斯铝矿公司、SMR带到香港上市。然而,突然降临的经济危机,让这一切全部中止。

查看原文

《财经》记者 张翃 /文
  匈牙利:回归“节俭计划”
  匈牙利中央银行大楼是一座欧韵浓郁的巴洛克式建筑,坐落在首都布达佩斯的多瑙河畔一个安静的街心广场,正与街对角的美国驻匈牙利大使馆两相照应。
   而这场源自美国的金融危机,已经把匈牙利“逼”向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并由此成为此次第一个向其求援的新兴市场经济体——10月13日公布的这一消息,碾碎了那种还以为危机发于西方发达国家、也仅限于西方发达国家的“侥幸”心理。

查看原文

《财经》特派记者 林靖 《财经》特约记者 田中诚 发自东京
  12月的巴黎仍然声色犬马,购物街雷恩大街(Rue de Rennes)上依然人头攒动,街道两旁的商店里挤满了为圣诞节购物的人群。令人感受更多的是圣诞节前的热闹,而非金融危机的阴影。毕竟,对于法国人来说,金融危机暴发之初的恐慌时刻已经过去,最坏的岁月尚未到来。
  金融无大碍
  当然,巴黎经历过恐慌时刻。9月15日,即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宣布倒闭的当天,巴黎CAC40股市指数大跌3.78%,大小银行都无一幸免遭遇了“黑色星期一”。

查看原文

《财经》特派记者 王欢 发自新加坡
  首富求救
  “可以问任何问题,除了流动性。”这是《财经》记者10月下旬在位于莫斯科的基元集团(Basic Element)采访时听到次数最多的一句话。
   在克里姆林宫决定以苛刻条件向陷入困境的寡头们施以援手时,俄罗斯寡头的领军人物、基元集团实际控制人欧柏嘉(Oleg Deripaska)第一个向政府发出了求救信号。
   仅仅半年前,这位40岁的俄罗斯首富还雄心勃勃,准备将他所控制的俄罗斯铝矿公司、SMR带到香港上市。然而,突然降临的经济危机,让这一切全部中止。

查看原文

《财经》特约记者 拉胡库马尔(Rahul Kumar) 发自新德里
  2008年11月26日,恐怖分子对印度金融首都孟买的袭击,对于印度经济来说,坏得不能再坏了。炸弹与枪击事件分别发生在十个不同的地点,长达三天半,夺走了174条生命,包括18名外国人,其中一些人此行来印度的惟一目的就是投资与生意。这起恐怖袭击事件除了导致人员死伤,也使孟买丧失了其作为一个安全的旅游城市及投资中心的口碑。
   孟买证券交易所紧邻袭击发生的饭店。多家跨国公司在印度的总部也都位于饭店附近。

查看原文

《财经》特派记者 何华峰 发自雅加达
  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国际机场,客人领完行李后一出门,迎面而来的是一长排外币兑换店的营业员,他们都在热情地招手。
  10月31日晚,《财经》记者在雅加达机场兑换印尼盾的汇价是1美元兑换1万印尼盾。记者在印尼的这三周期间,不断得以更便宜的价格兑到印尼盾;到了11月22日左右,印尼盾的币值达到了五年最低,即1美元比1.26万印尼盾。
  印尼盾加速下跌期间,股市也上演了跳水行情。2008年1月9日,印尼的雅加达股市综合指数处于2830点的近五年高点,到10月29日跌到1113点,为2008年低点。

查看原文

《财经》特约记者 赵何娟 发自圣地亚哥
  12月间的智利中部,已是夏日融融。汽车沿着安第斯山脉盘旋,道路一直延伸到世界最大地下铜矿El Teniente底部。沿途工厂运作如旧,虽未见传说中的停工,但经济危机已成为工人们必谈的话题;旁边数十公里的Sewell小镇本为享有“联合国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之誉的旅游胜地,如今却是游人稀少。
  从10月下旬到12月初,《财经》记者两赴智利进行实地采访,参加有关拉美地区经济的会议,并先后访问了一批专家学者。两次采访之隔不到三周,当地气候由晚春至初夏越来越暖;而经济社会的信心逆时节而变,处在急速冷却之中。

查看原文

《财经》特派记者 乔晓会 《财经》特约作者 曹大松 发自约翰内斯堡
《财经》特派记者 王和岩 马玲 发自德班
  “这次金融海啸对南非的2009年会有影响吗?对你个人会有什么影响?”对于《财经》记者的同一问题,当地人的回答一如这里正在换季的天气,猜不透几度阴,几度晴。
   ——沙巴拉拉,南非电讯网络公司MTN销售经理:“嗨!今年南非受(危机)影响严重,我们也跟着倒霉;食品涨价,汽油涨价,只有股票唰唰往下掉,我的投资也跌得一塌糊涂……明年下半年应该会好转吧?最近汽油价格已经下来了,食品应该不会涨了。”

查看原文

《财经》驻香港记者 王端/文
  肇始于2007年下半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在一年之后又突然发威,将主要工业化国家拖入衰退的深渊,并直接考验新兴市场经济应对危机的能力。对中国而言,这场考验才刚开始,09年或许是判断中国经济耐冲击能力的关键时期。
  在新年里,中国将在结构调整上面临或进或退的选择。退或许可以保一时的经济稳定,但以未来更大的调整和经济波动为代价;进虽可以利用目前全球经济放慢的机会,建立更加独立和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却不得不承受短期调整阵痛。
  无论如何,2009年中国经济转型的压力比任何时候都更真实,且难以回避。

查看原文

《财经》驻香港记者 王端/文
  东方明珠再度黯淡。
  股市不振、楼市萎靡,裁员恐慌笼罩在整个香江上空。金融服务业占香港GDP的16%,至少一年半前还是令人羡慕的职业;高薪、笔挺西装,以及中环摩登写字楼,都令外人啧啧不已。但是因为全球金融危机来袭,如今再提及香港金融业,则是“谈虎色变”,联想到的只有动荡、裁员,以及恐慌不安。
  在著名投资银行高盛集团,有员工每日在公司以泡面午餐,以“表现得状况艰苦”,希望幸免于裁员。分析师们也更为勤奋,一旦出差归来即漏夜撰写研究报告。

查看原文

《财经》特派记者 吴鹏 发自台北
  到达台北的第一天,已是晚间,街上灯火通明,车水马龙,地处台北火车站附近的新光三越百货,人流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一派繁荣景象——这是那个在媒体上被广泛报道为金融海啸重灾区的台湾吗?记者初来乍到,有些茫然。
  也就是在当天,12月11日,台湾中央银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75个基点至2%,创下了26年以来最大幅度的减息,这也是台湾自今年9月底以来的第五次降息。这一措施似乎又让人感觉金融风暴的凛冽,否则为何下如此“猛药”呢。
  翌日,在明基友达集团总部,董事长李焜耀这样回答记者的疑问——不要被那些表面现象所迷惑...

查看原文

《财经》李增新 /文
  当英国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与美国财政部官员哈里德克斯特怀特(Harry Dexter White)碰面,共商建立国际货币新秩序时,可能想不到,60多年后,基于“盎格鲁—撒克逊”联盟创办的国际组织,需要来自中国和中东的援手,以化解一场从大西洋两岸刮起并席卷全球的风暴。
  今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在瞄向中国。
  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表示,希望中国等拥有较大外汇储备的国家注资IMF。
  有求于人,态度总是很好的。对于中国在IMF的份额(quota)和投票权(voting power),“这些都可以商议”,2008年11月初,斯特劳斯-卡恩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
在记者问及IMF对中国宏观政策的建议时,他脱口而出的是,“我不想让我的中国朋友感到我们是在指手画脚……”而在此前,记者已经被提醒:不要问及汇率的问题。

查看原文

刘明康 /文
  这是世界经济金融史上波澜起伏的一年。美国的次贷危机演变成了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了实体经济,然后实体经济回过头又再次将灾难深重的全球金融进一步拖向泥潭,目前还谈不上危机见底。全球很多经济体已经进入了正式衰退。
  随着国际金融动荡的不断加剧,中国的经济发展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一年多前,有关于中国能否反其道而行之的争论曾不绝于耳。我当时即认为,这无异于一个神话。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从来不会有置身事外而独善其身的故事。

查看原文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