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封面_清算陈水扁
《财经》封面文章2009年第一期
清算陈水扁
《财经》记者 徐和谦 吴鹏 发自台北  《财经》记者 欧阳斌 发自北京
  这个新年,58岁的陈水扁在台北看守所度过。
  2008年12月30日凌晨2时25分,长达12小时的庭讯、评议之后,台北地方法院裁定,将陈水扁羁押,但不禁止探视。3时50分,陈在天亮之前即被押回台北看守所,由此结束了十余天来押与不押的法律前哨战。他很可能会在这里迎来春节。
  这又是一次历史的巧合。
  2008年12月12日,台湾检方“特侦组”正式起诉陈水扁,这是他人生的最低谷;29年前的12月,“美丽岛事件”爆发,陈水扁挺身担任受审民主人士的辩护律师。

查看原文

封面视频
第一波起诉陈水扁
  台北地方法院的对街,就是陈水扁曾在里面办公八年的台湾权力象征“总统府”;这里距民进党中央党部、“立法院”、已经换进新主人的“总统”官邸、他年少时徜徉淹留的台湾大学法学院,都仅有一箭之遥。这块被台湾人称作“博爱特区”的特殊地段,汇集了几乎所有台湾最高层级的公务机关;这里见证过陈水扁政治生命奋起与顿挫的轨迹,而未来将决定他以何种姿态着地的“最高检察署特侦组”与各级法院,亦坐落于此处。
  包括陈水扁、吴淑珍夫妇及其子陈致中夫妇在内的共14名被告,被控以包括侵占公有财物、利用职务诈取财物、伪造文书、收贿、泄密、洗钱等多项罪名;涉犯行为,跨及“机要费案”“洗钱案”“龙潭购地弊案”“台北南港展览馆工程弊案”,检方所认定的不法所得总额已达7.87亿元新台币(参见本期“陈水扁案一览”)。

查看全文

陈水扁相关图片
陈水扁相关图片
陈水扁从台湾“台湾之子”到“台湾之耻”
  1999年,在那场一跃登上大位的选举之前,陈水扁出版了自传《台湾之子》。此书固然是为竞选做准备,却也代表了诸多时人的期许。闽南话中,在人名前加“阿”有亲昵之意,世人多称“阿扁”而不名,陈水扁在台湾民众中有根。
  陈水扁出生于台湾台南县盛产甘蔗和菱角的官田乡,父亲陈松根,母亲李慎。陈水扁为长子,下有三名弟妹。陈父以当佃农与长工为生,家境属于“三级贫户”(即贫户中的最贫级)。
  1969年,陈水扁考入台湾大学工商管理组,但是很快就对自己的选择产生怀疑,“一生就数数钞票,帮助别人管理公司,实在不甘心”。当年年底,台湾举行第一届“立委”增额补选,陈水扁旁听了黄信介的一场政见发表会,燃起对政治的兴趣,于是决定退学。次年再入台大,改学法律。黄信介是后来民进党的创党领袖之一。

查看全文

陈水扁案一览
机要费案-陈水扁
  陈水扁就职后,依法可以动支一笔称做“机要费”的款项,用以支付行使职权相关必要之费用,包括政经建设访视、军事访视、犒赏及奖助、宾客接待与礼品致赠等。
  据检方起诉书称,在八年任内,陈水扁与吴淑珍以伪造犒赏名册、搜集非公务支出发票,甚至将年度剩余款项现款直接搬运至官邸等多种手法,与陈水扁办公室前后任主任马永成、林德训及出纳陈镇慧涉嫌共同侵占、诈领“机要费”共1.4亿新台币。
南港世贸展览馆竞标弊案-陈水扁
  台北“南港世贸展览馆”,是台湾当局在2003年核定兴建的全台最大会展中心。其建筑基地达6万平方米,工程款总额为36亿元新台币。
  力拓营造公司原负责人郭铨庆,在与打着“总统夫人特别助理”名号的掮客蔡铭哲相熟后,向蔡表示,希望透过吴淑珍的影响力,从负责此项目评鉴发包的“内政部”处取得保密的竞标评委专家名单,并欲借此行贿得标。
龙潭土地收购弊案-陈水扁
  2003年间,台湾商界望族辜家达裕公司老总辜成允(辜振甫之子)个人所负的庞大债务,已使达裕公司开始连续跳票。辜成允为稳住银行,避免所有债务“全爆”,急于出手达裕公司名下惟一资产——位于桃园龙潭乡的一块工业用地,市价约新台币80亿至90亿元。
  当时,台湾笔记本大厂广辉也看上这块土地。但基于成本考虑,希望由政府的新竹科学园区管理局(下称竹科)买下,协助其完成扩建计划。
海外洗钱案-陈水扁
  起诉书称,陈水扁、吴淑珍与陈致中、黄睿靓,通过吴景茂、陈俊英、蔡美利、蔡铭杰、蔡铭哲、郭铨庆等人的协助,分别以掩饰、收受、寄藏或代为寻觅不知情人士帮忙汇款等方法,将上述犯罪所得的款项汇到境外银行隐匿。
  台湾原“调查局长”叶盛茂于2006年12月26日,将国际反洗钱组织的情况泄露给陈水扁。之后,陈家就将巨款由新加坡、英属泽西岛等地的旧账户,经多家纸上公司流转,试图切断艾格蒙组织的监控,最终流往瑞士。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绿营共主
  走进位于台北市北平东路的民进党中央,可以看到墙上高悬着“清廉 勤政 爱乡土”的精神口号,对面则是陈水扁、吕秀莲2000年携手夺取政权后的合影——这曾经是民进党史上的高潮,而今的反差却如此突兀。吕秀莲曾谓“即便共事八年,我还是觉得和他距离很远”;而现任党主席蔡英文的那句“过去的传闻,原来都是真的”,更一语道破许多长期拥护者的尴尬。

查看全文

陈水扁相关图片 陈水扁相关图片
扫清射界-陈水扁身边人物贪婪案渐次曝光
  “第一家庭”的崩塌始自2004年,并贯穿了陈水扁执政的整个后半程。
  在2004年陈水扁连任之役关头,台湾商人陈由豪(原东帝士集团总裁、厦门翔鹭化工集团主要投资者)突然隔海宣称,曾在1994年和2000年两度到陈水扁家中,给吴淑珍政治献金600万元新台币,造成选情极大震撼,但最终不了了之。陈水扁与吴淑珍则矢口否认曾经在任何场合见过陈由豪。陈水扁连任之后,陈案偃旗息鼓。

查看全文

对谁忠心耿耿-清算陈水扁
  2006年的炎炎夏日,陈水扁、吴淑珍虚报“机要费”一案,已是纸包不住火。
  6月,民间人士李慧芬出面检举陈家非法挪用公款的有关情事,直称其亲属曾替吴淑珍搜集发票。7月20日,国民党籍“立委”邱毅向媒体出示总金额逾70万元的八张发票复印件,指称这些发票被吴淑珍用来虚报“机要费”,并认为“机要费”的使用隐藏着重大贪腐内幕。
  岛内舆论哗然。“审计部”启动“机要费”审计。“审计部”隶属于“监察院”,监察权为台湾政制设计“五权分立”之一。审计长由“总统”提名,且需“立法院”半数以上同意任命,接受立法院质询及向其提出决算报告。
另一种“民间力量”-清算陈水扁
  随着陈水扁家族贪腐事实逐次揭开,证据日渐清楚,倒扁渐成不分“蓝”“绿”的洪流。2006年夏季最激越的“倒扁运动”,即想象不到地由一位“绿营”元老来发动。
  “不要官逼民反。”2006年8月9日,“美丽岛事件”受难者之一、曾坐过25年政治牢狱的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发表了一封给陈水扁的公开信,呼吁他“勇敢认错,停止狡辩,鞠躬下台”。
  没有回应。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忌器-清算陈水扁
  2006年秋天,“红衫军”和平地从台北凯达格兰道渐渐散去。他们知道,在“高等法院检察署查黑中心”检察官陈瑞仁主持下,“机要费”案调查正逐次展开,起诉在即。
  陈瑞仁检察官出身台大,曾任校园刊物《大学新闻》采访主任。大学期间积极投身“党外”运动,自认份属“深绿”。投身司法界之后,陈于1996年鼓吹成立检察改革会,当时写下“要争的是千秋,而且要翻遍每寸污泥”。那时候,他与陈水扁应属同道。
“保皇”的代价-清算陈水扁
  在调查程序进展之时,立法机关的弹劾程序也已启动。
  2006年6月13日,由国民党、亲民党籍“立委”提出的罢免陈水扁的提案通过程序审查,确定此案将交由全院委员会审查,“罢免陈水扁案”正式启动。
  按照台湾法律,罢免最高领导人,需由“立委”的四分之一以上提议、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始可成案;成案后,尚须经超过一半的选民参与投票,且有效票超过半数,罢免方告通过。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渐进终局-清算陈水扁
  2008年5月15日,陈水扁下台之前五天。台湾检方对陈水扁“机要费”贪腐案中陈本人所涉案情部分进行了分工,将在其5月20日卸任后立即分案侦办。随着5月20日陈水扁卸任,其最后一道“制度保护伞”被收起。
  当天,“最高法院检察署特别侦查组”(特侦组)重启“机要费”案,先后于7月24日、8月12日、8月15日、9月3日、11月11日五度传唤陈水扁到案,并在11月12日清晨,由台北地方法院裁定首度将陈水扁羁押。
  “特侦组”设立于2007年4月,由原查黑中心改制而来,有跨辖区、跨审级的办案权限,专责侦办“总统、副总统、五院院长、部会首长、上将以上军人”与全岛性的重大经济犯罪、选举舞弊、社会秩序案件。

查看全文

陈水扁相关图片
台湾五日感受“扁案”
  30年前那个为民主运动慷慨陈词、不惜赴汤蹈火的热血青年陈水扁,30年后却因涉嫌诸多贪腐弊案而等待着司法的最终审判,这其中的教训令人唏嘘感叹   【《财经网》专稿/记者 吴鹏 发自台北】2008年12月中旬,《财经》记者赴台五日,虽然此行主要是观光、旅游,但期间正值台湾检方对陈水扁夫妇提起公诉并求处重刑,以及台湾地方法院裁定解除对陈水扁羁押、特侦组提出抗告,有关“扁案”的话题一路上难能回避——打开电视、翻开报纸,全充斥着“扁案”的消息,即使旅途中茶余饭后的谈笑,也时常提上一提“扁案”。

查看全文

举报人邱毅
  作为一个揭弊者,最基本的两个条件就是要有足够的续航力,以及让人丝毫找不出污点把柄的轨迹   【《财经网》专稿/记者 徐和谦 发自台北】2008年12月29日,陈水扁被起诉后获释第17天,全台湾的媒体焦点,又聚焦到负责承审陈水扁弊案的台北地方法院,将会如何裁定检方第二度要求重新羁押陈水扁的抗告上。当天下午3时,在台湾“立法院”研究大楼的电梯口,以爆料、揭弊闻名的国民党“立委”邱毅,对着媒体镜头大谈陈水扁应该遭到收押的理由。“陈水扁要像个男人嘛!当年他把我关进去的时候,我有这样哭爹喊娘的吗?”“如果他以后入狱服刑,我一定会去看他。”
  对阿扁来说,比他小五六岁的邱毅简直就是他的噩梦。从“夫人炒股”“SOGO礼券”“赵建铭内线交易案”,再到“国务机要费案”,每一次都是邱毅率先向媒体爆料,出示相关证据,可谓针针见血。
  在2008年12月13日,陈水扁被无保释放后,又是邱毅率先向媒体抨击审理法官周占春是陈水扁的“暗桩”,并扬言要搜集周占春法官的不法事证,“把他拉下来”。

查看全文

  不把手伸进去,让司法自己立起来   【《财经网》专稿/记者 徐和谦】走进2009年,台北看守所周遭仍然平静,原本驻守在看守所周围的新闻直播SNG车在百般等待后渐渐撤离。舆论围绕着胡锦涛对台六点方针的讨论方歇,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就发表文章称该党要破茧而出,继续“作一个令人惊奇的党”。正以被告身份遭到羁押的陈水扁和“扁案”相关话题,终于在占据了数个月的新闻版面后暂时冷却下来。台湾资深新闻工作者、2008大选时马英九的重要策士、现任台“文化总会”秘书长杨渡在新年伊始接受了《财经》记者的访问,畅谈一个“没有陈水扁以后”的台湾。
  “现在是马英九最艰难的时刻。”杨渡如此说到。
  曾经观察并纪录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国民党威权统治结构解体过程的杨渡不讳言,台湾的司法体系 “从来不是在一夜之间,就忽然独立的”。在台湾实现二次政党轮替之后,国民党已经不能再像民进党首度取得政权时那样,将自己视作历史上“正义与胜利”的一方;相反的,掌握权力时更需要节制。

查看全文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