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封面_中国2009决断之年
《财经》封面文章2009年第三期

  诚如温家宝总理所言,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就在眼前。

  “底”在何处以及何时触及,本质上是一个“假问题”,真正重要的是趋势在继续向下。经济增长骤然失速发生在2008年三季度,持续向下的动力才刚刚发挥作用。三个月前中央政府出台“4万亿”计划,经济学界普遍松了一口气;当时的共识是,2009年达到8%的增长率当可无虞。今天的共识又已向下调整,保持8%增长之难将有如1998年或者更甚。而更悲观的预测则比比皆是,如高盛预测增长率为6%——它不是最悲观的。

  危机是变革最好的催化剂。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中国加入WTO,与世界订下“世纪之约”,实现跃迁式的对外开放。当时反对开放的各种部门利益盘根错节、根深蒂固,与今天无异;但危机推动决策者超越蜗角纷争,作出有风险但必需的大决断,奠定了中国后来十年的发展之轨:惊人的生产潜能得以在全球体系中释放,使中国成为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查看全文

封面视频
   《财经》记者 杨哲宇/文
   滞缓的焦虑
  在改革开放30周年的庆典激情过去之后,现实对改革的迫切需要与改革的现实进程形成了醒目的反差。
   着力何处
    欲打破改革的胶着状态,要害在于明确改革的重点。
   警惕思想“返祖”
    世界经济复苏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中国领导人多次强调,要看到此次危机为中国带来的机遇。事实上,最大的机遇就在于坚决推动改革。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王长勇/文
    “摸着石头过河”,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经验,也成为2008年中国政府宏观调控政策的写照:宏观调控的目标,从前两个季度的“防过热,防通胀”,到三季度的“保增长,控通胀”,再到四季度的“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货币政策由从紧转为适度宽松,财政政策从稳健转为积极。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张环宇/文
    全球金融风暴来袭,中国经济增长大幅放缓的阴霾挥之不去。
    “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出台,无疑为中国经济注入一针“强心剂”,增加了人们对经济增速“保八”的信心。

查看全文

   《财经》首席经济学家 沈明高/文
    对外贸易的快速增长,是过去几年中国经济两位数增长的主要动力,净出口贡献了GDP增长的近四分之一。然而,进入2008年后,对外贸易的角色开始转变,外需已不再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2009年仍然将延续这一趋势。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赵何娟/文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还是一场积蓄已久的火山喷发? 大半年前,当记者在江浙一带调查当时的中小企业倒闭潮时,各方态度都还比较乐观,认为应无大碍。然而,在其后短短几个月,在中国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浙江,危机已向大中型企业蔓延。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周琼/文
    冬日的广州,天气晴暖,但本地出租车司机陈海荣显得闷闷不乐。
    “从2008年11月底开始,客流量就明显减少了,特别是晚上9点以后,出来玩的人突然少了很多。”土生土长的陈海荣在广州开出租车已有12年。

查看全文

   《财经》实习记者 欧阳斌  《财经》记者 徐和谦/文
    2008年12月,熊猫“团团”和“圆圆”赴台,成为两岸关系急速回暖的标志之一。 早在2005年,这两只作为大陆赠台礼物的熊猫就已整装待发;但时任台湾“总统”的陈水扁称大陆赠台熊猫是“统战工具”,并设置种种行政限制,使两只熊猫一直“滞留”大陆。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李涛 温秀/文
    银行体系充沛的资金,如何才能有效传导至实体经济层面,既不造成新的信贷浪费,又能通过银行的信贷配置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从而为中国经济在这场全球危机中重新起飞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这是2009年货币与监管当局面临的一项艰难课题。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乔晓会 李箐/文
    跌幅超过65%,全球股市跌幅排名十三,在主要股市跌幅排名第一。”这是在2008年底的最新统计中,上证指数获得的名次。
    两年来轰轰烈烈的牛市在几个月里草草结束,投资者的狂热迅速降温。20万亿元市值蒸发,让所有参与者都付出了代价,而监管机构力挽市场的自信也随之化为泡影。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陈慧颖/文
    对复业30年的中国保险业而言,2008年可谓祸不单行。从年初的雨雪冰冻灾害开始,地震、台风等巨灾频频来袭。中国保监会预计,保险行业为此做出的赔付约为100亿元。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张宇哲/文
    2009年上半年,债市将获得比较大的发展契机,这是业内人士普遍达成共识的一个判断。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李箐/文
    对于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投)投资失误的责难,早已不是新鲜事。然而,对于中投来说,从长期投资的角度看,短期的投资失误乃至损失本无需自乱阵脚,与中投可供投资的总规模相比,这些损失也在可容忍的范围之内。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尽快找到盈利项目,而应“反求诸己”,通过理清公司治理机制,网罗高端专业投资人才,为未来的投资布局做好准备。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陈慧颖 于宁/文
    投资潮水退去,在中国的私人股权投资基金(Private Equity,下称PE)也正失去昔日的光环。
    虽然人民币基金在各方努力下步步推进,全国社保也以市场化“选秀”锁定了第一批PE管理团队,但近期屡屡出现的“败战”案例,无疑给这行业投下了阴影。

查看全文

历次危机和会计准则修订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暴露出区域内国家会计和信息披露制度不完善、会计审计准则质量较差等状况,使会计信息使用者忽视了引发金融危机的诸种要素,严重降低了公司和银行财务报告的透明度。
    2001年,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宣告成立,倡导在全球推出统一的会计标准,其制定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已在130多个国家得到应用。
    2001年,安然公司、世通公司相继爆发财务舞弊案,暴露了上市公司内部控制缺陷。
   《财经》记者 宋燕华/文
    每逢经济危机,会计准则都会随之发生改变,这一次尤为严峻。
    在各界对“公允价值”对于危机的放大效应的攻击之下,国际上会计准则的制定者最终选择了折衷退让,使管理层对于计价方式有了更多调整余地。不过对于主观性大大增强的09年报表,国际市场上采取“更多信息披露”的原则,借以对冲。
    无论如何,这都大大增加了投资者的阅读负担,而中国上市公司对于海外投资披露的不足,更使得理解会计这门“财务的语言”难上加难。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张映光/文
    2009年的春节,也许将是房地产“入冬”后最冷的时候。
    尽管2008年底的一系列政策利好与市场成交量的短暂回升,似乎令人们嗅到了一丝楼市“春天”的气息,但所有人都知道,最严酷的“三九”天还没来到。
    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房地产市场继续下滑,哪怕政府全盘摒弃近五年来的宏观调控。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是悲观者之一。他说,如今的市场呈“L”形,“已经见底了,但何时回暖,还是未知数”。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严江宁/文
火与冰
    对于大宗商品市场,2008年可谓跌荡起伏。上半年时,市场还在谈论涨价、盈利和扩产,下半年话题就变成了裁员、降薪和减产。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铜期货为例,2008年7月,冲至8940美元/吨的历史新高位..

查看全文

最后的希望
    许多人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中国。自1996以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国。中国同时也是世界最大的铜消费国、最大的电解铝生产国,全球三分之一的电解铝产能来自中国。中国需求的变动,足以起到左右信心的作用。

查看全文

并购新机遇
    2008年7月10日,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中西部公司(澳大利亚交易所代码:MIS,下称中西部公司)迎来了三位新董事,悉数由公司控股股东中国中钢集团(下称中钢)推荐。中钢对中西部公司的收购,是中国企业在海外首起大规模的“敌意收购”。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张伯玲/文
    五年多的狂热增长后,中国钢铁企业正经历着记忆中最糟糕的时刻。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08年11月,中国钢铁企业71家大中型钢厂亏损额达到127.7亿元。其中,亏损企业达到48家,亏损面扩大至67.7%。2009年预期是“更紧的日子”。
    减产、降价、节约成本等自我拯救手段之外,钢铁行业也出现了通过“兼并重组、扩大规模”以“过冬”的迹象。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张娜/文
    2009年,将是1949年以来铁路投资最多的一年。铁道部发展计划司司长杨忠民公开表示,2009年铁路计划完成6000亿元的基本建设投资。
    即将大规模建设的铁路项目,包括客运专线和城际铁路、煤运通道项目以及资源开发性西部干线铁路项目三大类。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李其谚/文
    电力行业在2009年一开局,就蒙上了一层阴影——“煤炭产运需衔接会”(下称订货会)破裂,发电企业陷入了需求疲软与电煤价格趋涨的两难境地之中。 在订货会的价格谈判中,五大电力集团亮出谈判底牌,要求2009年合同电煤价格比2008年下降50元/吨。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季敏华/文
    短短一年时间,航空业从巅峰跌至低谷。
    刚刚结束的2008年,全球约有60家航空公司破产;而亚太地区航空业2008年则整体亏损,净利率为-0.5%。中国航空业2008年全行业亏损亦已成定局。
    这与一年前的盛景恰成鲜明对照。就在2007年里,全球航空业实现了六年以来的首次盈利,中国三大航空公司亦难得全部报喜。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徐可/文
    虽还是年初,但可以断言,将于2009年12月在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称《公约》)。第15次缔约方大会(下称气候变化大会),将是未来数年来最为重要的国际性事件之一。
    按2007年12月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的13次气候变化大会达成的“路线图”,2009年12月,在哥本哈根,将最终明确发达国家在2012年之后需要承担的温室气体减排任务。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李虎军/文
    2009年5月1日,《防震减灾法》将正式施行。这距离汶川大地震几乎整一年。
    正处地震活跃期的中国,在2009年,或许还要直面这个充满太多未知数的“魔鬼”。
    地震活跃期仍未结束
    中国是一个地震灾害多发的国家。上世纪80年代,中国曾一度进入一个地震平静期。但自上世纪90年代后,地震重新变得活跃起来。
    总结与反思刚刚开始
    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受到质疑和责难最多的,无疑是预报的失败。
    实际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地震预报都处在学术探索或者说试错阶段。即使中国的地震预报水平已经处于领先地位,但过去30年来,有减灾实效的预报比例也仅在一成左右。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任波/文  《财经》记者 李鹏/文
    短短几个月内,人们延续了几年的对城乡就业扩大的乐观预期,转眼间变为对大规模失业的恐慌。就业压力空前严峻,农民工和大学生就业形势尤其趋紧,劳动争议事件也大幅增加。
    回溯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中国国企改革当中以“减员增效”为主导的“下岗分流”,曾经带来了一场波及近3000万下岗职工的失业浪潮,其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历经多年才得以消除。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秦旭东/文
    这个冬天,因牵涉“三鹿毒奶粉”事件而被刑事追诉的被告人陆续走上法庭,但是,为数众多的受害者索取民事赔偿的诉求,依然踯躅于司法大门之外。
    从2008年9月23日开始,全国各地不少患者家属不断向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结果无一例外——法院均不予立案,表示要“等上面统一安排”。
    这类现象在中国并不鲜见。

查看全文

   《财经》记者 常红晓/文
    2008年的中国农村可谓跌宕起伏。10月以前,无论是农民收入还是粮价,形势一派大好;10月之后,随着金融危机影响,粮棉价格下行与农民工失业叠加,乐观预期不再。
    2008年10月,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召开。会议的核心成果之一,就是把中国9亿农民为期30年的农地承包权改为“长久不变”,同时有条件放开“农地入市”。

查看全文

   《财经》学术顾问 汪丁丁/文
    伴随着每一个文明社会的物质生活,是“市场”,它从来没有消失过。成为问题的始终是:市场在多大程度上是自由的?
    市场的自由程度,依赖于市场参与者们的责任伦理。这是关于市场自由的一项基本原理。市场自由要求市场以外的社会生活不服从市场规则。哪怕是“完全竞争”的自由市场,也会产生两类不良后果:(1)“消费者至上”(consumer sovereignty)原则对大众欲望的腐蚀不可避免地导致文明生活的衰败;(2)经济权力在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之间几乎不可避免地两极分化,最终可使自由完全消失。

查看全文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