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
  
理解文身
理解文身
摄影/傅志勇文/严蕾
  “文身图案是富于诗意的艺术品。它不仅赏心悦目,还因为刺在活生生的人的皮肤上,对于无法永生的人类来说,表达出的是渴望永恒的强烈愿望!”这句出自V.Will & Andery. Junor的评论,被中国的文身者们奉为经典。
  在视传统礼教为圭臬的古代中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孝之始也”;时至今日,大多数人对文身的态度仍然是“不理解”或“不接受”,尽管他们对文学作品中文身的描写并不厌恶。《水浒传》里面的文身英雄至少有三位——浪子燕青、九纹龙史进、花和尚鲁智深;岳飞背上“精忠报国”的美誉流传已久,金庸笔下乔峰胸口那头野狼的骁勇,亦为痴男痴女们津津乐道。
  文身凸显在当代中国年轻人的身上,不超过十几年时间。夜叉乐队的主唱胡松便开着一家文身店。他最初了解文身,还是借助于美国电视剧《神探亨特》中的飞车党以及“枪炮与玫瑰”乐队。于是,胡松开始用文眉机在朋友之间尝试。当文身机从台湾传入大陆,他们又成了第一批试水者;一些更有胆量的,成为中国大陆第一批文身店的经营者。
  眼下中国的文身人群正趋于多元化,文身的理由也各有不同。北京一家文身店的老板说,他的顾客中,有希望文上幸运图案的生意人,有想在彼此手指上文鸳鸯图案的恋人;常客中不乏外国人,但越来越多的还是中国人。22岁的周晓晓看着画师给一个女孩儿文身,&l...
查看原文
本新闻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