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
  艾未未站在工作室里用食指掏着耳朵,像是用一把手枪顶在脑袋上。在他身后不远处,放着那幅他在美国白宫前伸出中指的照片。
走访艾未未的一天
走访艾未未的一天
摄影/本刊记者 法满  文/本刊记者 张策
  艾未未的工作室和寓所在北京朝阳区崔各庄村草场地。这里早已打出了“文化创意产业”的牌子,但还是保留着城乡结合部的面貌。
  和艾未未约好的采访在上午9点。为我开门的小男孩是一名工匠的儿子,大门东侧传出电钻的声音,工作室正在装修。
  几只猫在庭院中间的草地上玩耍,它们都曾经是流浪猫,被艾未未和夫人路青收留。
  我被带进草地西侧的住宅,艾未未正站在客厅里整理杂志和信件。
艾未未穿着中式对襟上衣,十多厘米长的胡须有一小部分已经完全变白。他招呼我到他的巨型中式桌子旁坐下,又从远处搬来一把中式椅子给我放大衣。这之后,他又走到30米外的厨房倒了一杯绿茶端过来。
  艾未未的夫人从二楼的卧室走下来,朝我温和地笑了笑,然后开始洗漱。
  “我今天早上6点就起来了,”艾未未说,“写了两篇东西,一篇是一个朋友叫我给他的一个展览做的序,一篇是关于改革30年的。”
  艾未未的脑袋非常大,眼睛也大。他年轻的时候瘦瘦高高,但现在突兀的腹部让他显得不很高。他的声音总是很温和,即使是在骂脏字的时候。
  他说自己不参加什么聚会,不看电视,不旅游。订了两份国内报纸。“这两家报纸越办越臭,我没再订什么,只是准备把这两张报给cancel掉。”他说。
  他的母亲、诗人高瑛最近写了一本关于她和...
查看原文
本新闻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