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墙背后的俄罗斯轮盘赌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1-21 18:27:34
分享到:
导语

如果我们不直面这些现实,不管是墙还是混凝土,不管它们是现实存在的或只是存在于我们心灵之中,都无法阻遏我们自我毁灭。

文 沈联涛 | 编辑 suyue

沈联涛/文

特朗普当选和英国脱欧公投已过去两年,我们还能目睹种种怪事:因在墨西哥边境建隔离墙之事,美国政府遭遇停摆;英国首相提出的脱欧计划被压倒性多数反对。

我们要克服围墙和选票的阻碍,才能在时间的无情流逝中步入下一个阶段。但最大的障碍来自内心——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混沌阶段?

正如新经济思维研究所的顾问道格拉斯·卡迈克尔在他即将出版的《花园世界》一书中所说,“传统的想法是,世界面临的问题只不过是前进道路上的一点波折,之后,生活又会像以往那样恢复常态。”但前进的道路可能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冲毁,被恐怖分子埋下地雷,在地震中垮塌或者压根就是一条死胡同。威胁我们生存的危机是气候变化和人类不平等,及其导致的核战争,但许多人对如何应付这些挑战束手无策。

咨询公司奥纬发布的《2019全球风险报告》提出质问:世界是否在梦游着进入一场危机,因为全球风险似乎已经失控。

该公司的《全球风险感知调查》涵盖了1000名利益相关者,发现了一种有趣的模式。2009年,以可能性和冲击为标准,排名第一的全球风险是“资产价格崩溃”。气候变化根本乏人关注。到2019年,五分之四的全球风险与气候变化有关。

然而,91%和88%的受访者认为“大国间的经济对抗”和“多边贸易规则受侵蚀”是最大的经济问题。商人们依旧把他们的优先事项放在经济层面,而不是威胁他们自身生存的人类或地球层面的问题。

全球性问题很复杂,因为它们之间存在高度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对其进行识别、解释、分析和回应,都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两极分化。在生存问题的层面,核战争和气候变化被看作最高级别的威胁,但我们没有意识到(因为表现形式较慢),是气候变化在通过自然灾害、水资源压力等方式,推动着人类迁移并暴露出人类的不平等,而这两个因素又带来其他的分支问题,造成的影响远为深远。干旱会带来疾疫肆虐、粮食短缺和国内冲突,在中东和北非则造成了连绵战火,进而大量移民涌向欧洲。富裕国家视而不见的是,气候变化带来的上述消极影响,主要肇因于人类对自然资源不可持续的消耗,带来的苦难却更多为贫穷国度所承受,而这一难题远远超出了富人们的应对能力。此种不平等(表现为失业率上升,大多数中低阶层财务上和社会地位上均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引起了炽烈的怒潮,推动着倾向民粹主义的投票模式,让专家、精英以及国家和全球治理模式失去市场。旧秩序在脱嵌,但否认气候变化问题的还是不乏其人。

古人争于气力,与自然斗,并借助科学和技术学会了驾驭自然。摆脱自然束缚,最残酷的斗争就转而在人与人之间发生。套用狄更斯的话来说,“我们生活在最好的时代,也生活在最糟糕的时代”。人类中的一小部分,嘴上不停歇地宣扬公平,其拥有和消耗的自然资源,所靡费的他人的辛勤劳作,都远超其所应拥有的份额。

我们可以从混沌中辨别出一些模式。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威胁要让混沌加剧(令政府停摆)以逞其志,而在大西洋对过,特雷莎·梅则试图通过推动英国脱欧来维系秩序,因为她认为这是一笔对英国最有利的交易。她还能安于其位的一个缘由就在于,其坚定不移,而她的男性反对派领袖则优柔寡断。在美国,南希·佩洛希在国会中期选举中获得最大授权后,正试图恢复秩序。女人们正在起而抗争,不仅仅围绕“MeToo”议题,更要获取和夺回权力,因为长期以来男人们在其位而不谋其政。

特朗普先生正在玩弄非常危险的俄罗斯轮盘赌,耍弄一把上了膛的枪,如果不是指向全世界的话,也指向了整个美国政府。他可以言之凿凿,但ISIS并没有被击败,因为它是一种以不平等为食的病毒,其中很多都源于水资源压力,又在无能政府的治理下雪上加霜。有一个事实,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控制区域,从2015年的72%缩减到2018年的56%,这意味着美国在中东的战争正落于下风。

太平洋这一侧的许多人认为,那把枪指向我们的方向,只不过是为了掩盖其在别处的失败。如今正当其时,不是去互相斗争,而是要超越琐屑的政治,共同致力于解决气候变化和社会不公正等眼见的现实危险。

在全球的这场俄罗斯轮盘赌中,确实有一些真正上了膛的子弹。如果我们不直面这些现实,不管是墙还是混凝土,不管它们是现实存在的或只是存在于我们心灵之中,都无法阻遏我们自我毁灭。这是男人们的悲剧,却不是女人们的愿景。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翻译:臧博,编辑:袁满)

编辑:suyue
关键字: 轮盘 俄罗斯 背后
分享到:

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