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再次延期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4-16 11:32:34
分享到:
导语

到今年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将达整整三年,但是英国社会对脱欧仍毫无共识

文 蔡婷贻 江玮 | 编辑 郝洲

国际纵横-英国脱VCG111206773261

(2019年 4月10日,欧盟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特别峰讨论英国脱欧议题,出席会议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左)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意外撞衫。图/视觉中国 )

布鲁塞尔当地时间4月10日,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宣布欧盟除英国以外的27个成员国同意将英国脱欧的最终期限延长至10月31日,并语重心长地向英国最后喊话:“请不要浪费(这些)时间。”

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游说下,欧盟就延长英国脱欧期限召开紧急会议,经过五个小时的争辩终于达成共识,英国得以成功避开原本设定的脱欧日——4月12日,欧盟同意的新期限将再授予英国6个月时间,就脱欧达成共识。

图斯克表示,6个月比他预期的还短,但是欧盟已展现了应有的弹性,在这段时间内,英国可以批准已经谈成的脱欧协议,然后正式离开,或者取消脱欧;无论作何选择,英国都是欧盟的朋友,他希望英国能把握时间找出方案。

尽管六个月延长期限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脱欧派却为此感到愤怒,认为特雷莎·梅应该为英国还留在欧盟内负责。特雷莎·梅的首相任期能维持多久,随之成了首要问题。

到今年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将达整整三年,但是英国社会对脱欧仍毫无共识。3月29日原本应该成为英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日子——正式脱欧,但是英国议会还在脱欧方案上争执不休,英国社会对脱欧形式更是出现严重分歧,国会和政府是否能找出一个基于共识的方案也充满未知。

经济形势因为政治变数而面临挑战,投资和消费都出现衰退,但更严重的问题是民众对国家未来的茫然。多年来带领英国社会精神力量的英格兰教会,近来推动地方教会在各地带领为国家祷告,同时举办茶会邀请对脱欧持不同意见的居民到教会进行交流。

英国国会内部存在巨大的分歧是当前脱欧无解的症结。杜伦大学法律和政府系教授布鲁克斯(Thom Brooks)对《财经》记者指出,他怀疑国会最后能否通过一个欧盟可接受的方案。他指出,2016年公投投票只简单询问选民是否留在欧盟,但未定义具体脱欧后的关系,加上脱欧阵营的主要推动者在公投后就未参与脱欧程序的讨论,完全丢下公投前的承诺,相当于间接承认这些承诺只是无法实现的空头支票,现在国会能否找出共识路径图都成问题。

为了寻求协议,特雷莎·梅终于在4月初邀请工党进行跨党派谈判。但是外界对结果不敢乐观。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政治教授巴里(Tim Bale)对《财经》记者指出,跨党派交流可能会达成协议,但是因为双方立场差别太大,目前看不出可能的具体协议内容;举例来说,如果两党寻求就关税联盟达成共识,问题将出在这方案对保守党内的脱欧派太软、对其他议员又太强硬。

布鲁克斯认为,梅和工党的谈判最后会失败,因为她此前一直拒绝修改她的计划,如此强硬的立场根本无法让人妥协。为了能找出妥协方案,布鲁克斯认为梅应该尽快下台。不过,欧盟领导人认为,尽管特雷莎·梅不是最好的合作对象,但是接任者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可能引发的持续延宕无疑将为英国六个月后是否能顺利脱欧蒙上更大的阴影。

八种替代方案均无共识

3月的最后一周,英国国会首先于3月26日通过决议,剥夺了首相特雷莎·梅的“脱欧”控制权,接着于28日首次就替代方案进行意向投票,但是国会最后否决所有八种可能的替代案。八种可能方案包括:无协议脱欧、共同市场2.0(挪威模式)、关税联盟、确认性公投、取消脱欧、工党方案、二次公投、贸易安排。其中,最多人否决的贸易安排达422票,次之为无协议脱欧,达400票。

被否决的提案当中,票数最接近的是“脱欧后建立新关税同盟”的选项,支持票为264票,反对票为272票,中间只相差8票;另一项则是第二次公投。特雷莎·梅一直都排除新关税联盟选项, 因为一旦英国参与关税联盟意味着英国不能单独和其他国家签订贸易协定。

3月29日,国会就特雷莎·梅的脱欧方案进行第三次投票,尽管梅在投票前表示,只要支持她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她愿意辞职下台,但国会最后仍以344票反对、286支持否决了她的方案。

4月1日,国会再次就四种替代选项进行投票,包括关税联盟、第二次脱欧公投、共同市场模式、在没有共识下取消脱欧。其中,关税联盟的得票差距最小,273支持、276反对,只有3票之差;共同市场得票差距次之,261支持、282反对,21票之差;二次公投280支持、292反对,12票之差;取消脱欧得票为191支持、292反对。

国会原本排定4月3日再次进行意向投票,但最后改为要求首相延长脱欧期限投票,最后313票支持、312票反对下,首相获得了寻求延长期限的权利。

同日,特雷莎·梅开始寻求与工党进行协商,但是工党的脱欧立场包括加入欧盟的关税联盟和单一市场与特雷莎·梅的脱欧红线抵触, 双方如何找出彼此能接受的这种方案,外界都不敢抱持期待。

不过,由于在两次意向投票中,关税联盟和单一市场在国会获得通过的可能性最高,欧盟谈判代表已表示,如果英国愿意,欧盟可以在最短时间修改协议,将英国和欧盟的未来关系改成关税联盟。

伦敦政经学院教授伍尔柯克(Steve Woolcock)对《财经》记者指出,如何在48%留欧选民和52%的脱欧选民间找出共识造成英国当前的分裂;但另一个问题是英国政坛的严重分裂,不仅因为2017年选举后的特雷莎·梅政府是非多数执政政府,更因为两个主要政党内部对党决定的方向各有看法。

议员的投票是否反映选民的需求也是另一个问题。根据保守党媒体Conservative Home的调查显示,3月底为止,党内支持首相脱欧方案的党员比例达到60%新高,高于2月的40%和1月的19%。分析指出,党员对无协议脱欧感到担忧,因此宁愿选择这并非完美的方案。不过,保守党议员的投票并未完全反映党员的看法。调查也反映工党支持者倾向第二次公投,但是工党主席则一直缺乏兴趣。

巴里指出,接下来国会或者再持续就脱欧选项进行意向投票,直到找出基于多数同意的方案。

北爱问题成关键

英国国会对脱欧草案的不满情绪主要集中在英国北爱尔兰地区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499公里的硬边界问题上。

边界问题是涉及北爱尔兰和平进程的重要里程碑——1998年签订的贝尔法斯特协议(Good Friday Agreement),不仅欧盟小心翼翼,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日也发言强调,无论脱欧如何安排,贝尔法斯特协议的效力不能受到影响。

1960年末,英国统治的北爱尔兰天主教徒,认为以新教为主的政府对他们区别对待,因而发起抗争,但权利之争最后引发暴力冲突,英国军队于1969年进驻北爱边境,北爱的天主教徒自此持续抗争,对抗区域内希望留在英国的新教徒。暴力冲突导致3500人丧生,最后爱尔兰、英国政府和北爱境内四个政党于1998年签订贝尔法斯特协议换来和平。贝尔法斯特协议之中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北爱地区和爱尔兰解除原本重度武装的边界。英国脱欧后,如果北爱和爱尔兰需要为贸易重建边界,其他安全问题可能会随之而来。

因此,为避免触发北爱、英国本土和爱尔兰边境多年的分裂和统一问题,特雷莎·梅和欧盟都同意,北爱和爱尔兰在英国脱欧后应该避免重筑硬边界。

但是欧盟、北爱和英国国会内部对如何避免硬边界的做法却大不相同。欧盟认为,如果双方到2020年12月都无法就英国如何脱离欧盟的关税联盟和单一市场达成共识,欧盟和英国的边界应划在爱尔兰海,如此意味着,北爱将单独被划进欧盟一边,英国本岛产品进入北爱需要符合欧盟规则,北爱境内的企业也需遵循欧盟标准。特雷莎·梅一度以此安排违反英国宪法精神拒绝,但最后不得已妥协。 她在考虑英国本岛和北爱需同进退的情形下, 英国全境将为此持续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联盟下,直到双方就关税安排和如何处理北爱和欧盟的边境找出方案为止。但此方案被英国脱欧阵营认为最后将使英国困在欧盟中无法离开。

欧盟谈判代表巴尼耶(Michael Barnier)强调,欧盟的目标是维护贝尔法斯特协议和岛上和平,如果英国在无协议下脱欧,欧盟将不会和英国进行任何讨论,直到双方就北爱尔兰和爱尔兰达成协议。

保守党的共同执政联盟——北爱民主统一党对特雷莎·梅的方案感到不满。统一党支持北爱和英国共进退,担心脱欧案将使北爱与英国本土再度分开。另一边,看到这次欧盟边境可能带来的机会,北爱的种族支持者已经开始推动是否应该与爱尔兰统一的公投。

由于欧盟对此问题的强硬立场,英国政府除非强硬脱欧,否则修改已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已几乎不存在。

经济伤害已难挽回

脱欧的不确定性已经为英国经济带来严重经济影响。投资机构高盛指出,自2016年公投以来,英国的经济损失每周损失达6亿英镑(7.85亿美元)。

金融服务业是英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柱,贡献了英国6.5%的GDP,伦敦则是全球第一金融中心。但是,安永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从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以来,大约1万亿英镑的金融公司资产和7000个金融业工作岗位正离开英国,迁往欧盟其他地区。

在24家全球性银行中,有四分之三的机构已经宣布将对在伦敦的业务重新安排,搬到欧洲大陆,其中有12家银行将迁往法兰克福。

美国银行业巨头高盛、JP摩根、摩根士丹利和花旗集团已经将2500亿欧元的资产转移至法兰克福。瑞银集团也已选择法兰克福作为其新的欧盟总部。英国巴克莱银行获准将1900亿欧元的资产搬到爱尔兰的子公司

欧洲最大的债券回购公司BrokerTec正在将业务从伦敦搬到阿姆斯特丹,这意味着每天2400亿美元规模的债券回购业务将离开英国。

3月27日英国工业联合会(CBI)最新公布的调查也显示,46%受访企业表示销售出现下滑、26%汽车业者表示销售低于去年同期。 CBI首席经济分析师Anna Leach指出,消费者信心严重受到脱欧不确定性的影响。“销售业感受到的痛苦是另一个理由——政治人物在国会通过一个欧盟能接受的同时能保护我们经济的方案至关重要,无协议脱欧一定要用一切代价排除。”

布鲁克斯强调,脱欧完全是由过于专注英国国内政治的团体推动的,这些团体认为只要脱欧,制造业能回到英国,且英国的贸易自主权能改善部分地区的就业情况,但现在看来,结果完全相反。

如何化解国会无法达成共识的死结,同时避免无协议脱欧正成为各方研究的焦点。伍尔柯克指出,反对二次公投的人批评二次公投将让社会更分裂,但问题是目前社会不仅已经非常分裂,而且看不出达成共识的时间表,如果国会再三拒绝所有方案,公投可能性将大为提高。布鲁克斯也指出,二次公投取消脱欧或接受特雷莎·梅的方案将可能是最终的解决方案。

随着欧洲议会将于5月23日举行选举,欧盟正从程序上寻求避免英国再参与选举的方案。不过,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指出,5月23日举行的欧盟选举可能还是得在英国举行,“这可能有点奇怪,但是规定就是规定,我们一定要遵守欧盟的法律”。

编辑:郝洲
关键字: 英国 再次
分享到:

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