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踩雷股票质押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2-15 18:07:33
分享到:
导语

截至2019年1月17日,有6家券商在2018年对股票质押进行减值,累计计提金额超18亿元。预计将有更多券商在2018年报中对该业务计提减值

文 王颖 | 编辑 suyue

文/本刊记者 张建锋 王颖  编辑/陆玲

2018年以来,随着A股市场行情持续低迷,股票质押业务爆雷成为资本市场的敏感词。

而作为股票质押业务的主要承接方,部分券商的日子不太好过,已有多家券商开始计提该业务减值准备。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月17日,有6家券商在2018年对该业务进行减值。其中,兴业证券因长生生物股东股票质押业务计提4.51亿元。

“未来将有更多券商在2018年报中对该业务计提减值。”一位券商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其实早在2018年初,沪深交易所就开始对股票质押率上限做出限制,以防控风险。随后,缩减规模成为大部分券商的选择。不过随着各方纾困资金的陆续到位,股票质押风险已开始缓解,也有券商开始逆势扩张。

兴业证券踩雷长生生物

计提股票质押减值的券商中,因受累于长生生物(现*ST长生,002680.SZ)的兴业证券(601377.SH)备受市场关注。近日,该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共计6.51亿元,已超过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

上述计提将减少兴业证券2018年利润总额6.51亿元,减少净利润4.88亿元,占公司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7.27亿元的比例为67.12%。

6.51亿元计提中,兴业证券对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中的四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累计计提减值准备共计6.08亿元,涉及质押股票分别为长生生物、中弘股份(现已退市)、金洲慈航(000587.SZ)和金龙机电(300032.SZ)。

上述四家公司中,兴业证券受长生生物拖累“最深”。长生生物股东张洺豪在兴业证券办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融资规模6.3亿元。兴业证券将该笔业务2018年计提减值准备4.51亿元。

“张洺豪将股份质押给兴业证券时,长生生物业绩还较为亮丽,当时有几家券商都盯着该笔业务。2018年7月份疫苗事件爆出后,该公司股价连续跌停,兴业证券意识到风险,遂要求张洺豪补充质押7336.24万股,其很爽快就答应了。”一位接近上述质押业务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

但随后疫苗事件发酵和监管层的介入,让长生生物迎来了退市,股价也一泻千里,加之随后因大盘低迷监管层不建议券商强平质押股票,兴业证券采取了计提减值处理该笔业务。

《财经》记者注意到,2017年5月份,张洺豪将所持长生生物4490万股、3000万股股份质押给兴业证券,质押到期日为2019年4月3日、2019年3月12日。

彼时的2017年一季度,长生生物营业收入2.25亿元,同比增长38.9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91亿元,同比增49.63%。

2019年1月16日,收到退市决定的长生生物复牌后连续两天跌停,17日公司股价收盘于每股3.55元。

截至2018年7月25日,张洺豪质押给兴业证券1.67亿股,按照2019年1月17日收盘价计算,上述质押股份市值为5.93亿元。

一位市场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已明确退市的长生生物股价继续下跌是大概率事件,张洺豪质押给兴业证券的股份市值继续缩水可能性较大,该业务后续是否继续计提减值尚难判断。

因中弘集团持有的中弘股份股票被司法冻结,触发协议约定的提前购回条款,中弘集团未履行购回义务,且中弘股份退市,导致兴业证券2018年对该笔融资规模2.1亿元的股票质押计提减值准备5483.40万元。

同时,兴业证券对盛运环保、金龙机电股票质押2018年分别计提减值6581.06万元、3554.00万元。

“股票质押业务是证券公司服务实体经济的一种手段。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在2017年下半年公司就已经注意到股质业务的潜在风险。”兴业证券回复《财经》记者表示,在2018年初针对该业务制定了“压规模、调结构”的方针,并进一步完善相关风控制度。

券商计提减值不断

除兴业证券外,因股票质押爆仓而踩雷的券商不在少数,多家券商已对该业务计提减值。

1月10日,太平洋(601099.SH)单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共计9.72亿元,涉及商赢环球(600146.SH)、胜利精密(002426.SZ)等九只股票质押业务。

其中,因标的股价连续下跌,导致履约保障比例跌破处置线,触发协议约定的提前购回条款,达孜县恒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江苏隆明投资有限公司未履行购回义务,太平洋对商赢环球股票质押业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3.37亿元。

上述计提总额将减少太平洋2018年度利润总额9.72亿元,减少净利润7.29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太平洋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77亿元。

此外,西部证券(002673.SZ)2018年上半年因乐视网股票质押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22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国海证券(000750.SZ)累计计提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3037.03万元。

2018年7月-12月,中原证券(601375. SH)对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中的三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单项计提减值准备共计1.7亿元,涉及的质押股票分别为新光圆成(现ST新光,002147.SZ)、神雾节能(000820.SZ)和银禧科技(300221.SZ)。

方正证券(601901.SH)在2018年12月财务数据简报中表示,受证券市场波动影响,方正证券(母公司)融资融券、股票质押式回购等信用业务计提减值准备约2.48亿元。

“开展股票质押业务的券商较多,由于部分券商规模较大或单项计提金额未达到披露标准,目前尚未披露计提,预计将有更多券商在2018年报中披露该业务减值情况。”一位券商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目前,多家券商手中部分质押股票业务形势不乐观。

2017年10月份,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卓业将其所持公司1.66亿股股份因融资质押给东吴证券(601555.SH),质押到期日为2018年10月10日,目前已退市的中弘股份将给东吴证券2018年业绩造成什么影响尚待揭晓。

2018年12月7日复牌后股价连续暴跌的上海莱士(002252.SZ),其股价2019年1月17日每股收盘于7.12元,相对于停牌前2018年2月22日19.54元收盘价,跌幅高达63.56%。

《财经》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12月18日,上海莱士控股股东莱士中国持有公司1.51亿股,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1.5亿股,股票质押率为99.34%。在当月7日,莱士中国为第三方融资提供补充质押,将所持上海莱士1370万股股份质押给招商证券。此外,湘财证券、江海证券、国泰君安、国海证券、东北证券等券商都涉及该公司股票质押业务。

2019年1月份,东兴证券(601198.SH)因ST新光股票质押纠纷,起诉该公司股东虞云新,要求其清偿融资款本金6.99亿元,并支付相应利息、违约金及实现债权的费用合计1.22亿元。1月17日,ST新光每股收盘于2.98元,相对于2016年10月份上述业务办理时每股14元左右价格,跌幅高达78.71%。

更有甚者,有券商因为股票质押业务而直接成了上市公司股东。因*ST毅达(600610.SH)控股股东大申集团无力履行回购合约,信达证券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

发展战略分化

弱市行情下,监管层早已开始关注股票质押风险,缩减规模成为不少券商的选择。不过,在各方救市情况下,股票质押危机开始缓解,也有部分券商趁机扩大市场。

“分不同情况,如踩到了长生生物这种,真是运气不好。但如因质押比率过高而爆仓,就是风险控制的问题。”一位券商人士分析指出,现在券商对质押的风控,比证监会的要求更严格一些,增加了一些不做质押客户的类别,比如ST股票、亏损客户等等。

其实,监管层早已看到其中风险。2018年1月,沪深交易所和中国结算正式发布《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8年修订)》,修订后的新规对质押率、质押比例等方面划定“红线”,于3月12日正式实施。

明确规定股票质押率上限不得超过60%,单一证券公司、单一资管产品作为融出方接受单只A股股票质押比例分别不得超过30%、15%,单只A股股票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不超过50%。

前述券商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在新规出台前,大部分券商存量股票质押业务已在新规要求的范围内,新规对券商业绩影响有限,目前不少机构的股票质押率基本控制35%-50%。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对于高比例质押的上市公司来说,场内质押变得更谨慎。

多数券商2018年以来主动压缩了股票质押融资业务规模。Wind数据显示,2017年从事股票质押业务的97家券商中,有72家在2018年选择了战略收缩,其中40家总质押股数的缩减幅度超过50%。

如天风证券从2017年25.48亿股缩减至2018年的2.19亿股,降幅逾90%。而2017年以191.03亿股质押股数排名第一的中信证券,则缩减了百亿规模,在2018年以65.8亿股位列行业第四。

东北证券(000686.SZ)2018年上半年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待回购余额为141.25亿元,其中以自有资金作为融出方参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待回购初始交易金额52.06亿元,同比下降 23.69%。

不过,也有少数券商选择逆市扩张。Wind数据显示,2018年券商总质押股数相对于2017年增加的有21家,增幅超50%的有13家,多以中小券商为主。如中航证券2018年总质押股数为8.73亿股,相对于2017年4991万股,增幅高达16.5倍。大券商身影也闪现其中,申万宏源2018年总质押股数为81.4亿股,同比增14.33%。

随着业务的增加,部分券商股票质押利息收入也水涨船高。2018年总质押股份数同比增42%的浙商证券,2018年上半年股票质押回购利息收入为1.45亿元,同比增幅高达190%。同样,股票质押业务大幅增长的国都证券,2018年上半年股票质押式回购利息收入为3513.4万元,同比增长45.05%。

“现在质押业务竞争比较激烈,不仅是券商内部在竞争,还涉及到银行资金。”前述券商人士补充道,如果条件不是很优厚,在市场上其实没什么竞争力。

另一位券商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行情不好时,逆势扩张股票质押业务的券商面临一定风险,但后续如市场启动,则该类券商股票质押利息收入将会增加,目前也不失为一个好时点。

在前述券商人士看来,目前最令各大券商头疼的,就是对爆仓股票的后续处理。

“现在强制平仓还是比较少,证监会也不鼓励强制平仓。”他表示,目前采取的方式主要有:一是等一等看股价有没有回升,二是要求客户增加保证金或者用其他资产进行担保。如果客户用其他资产进行抵押,能够确保没什么风险的话,内部还可以做延期处理。

自2018年10月中旬起,公开宣告的纾困基金已超过4000亿元。随着各方纾困资金的陆续到位,股票质押风险已有缓解,券商对该业务发展策略也备受关注。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17日,A股市场质押股数6328.57亿股, 较2018年10月底减少76.23亿股。

浙商证券证券部一位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后续如果行情没有大的变化,公司将会保持目前股票质押业务的发展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6月份,浙商证券更新融资融券业务、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和应收款项的减值准备计提方法。其中,股票质押式回购变更前减值计提比例为1.5%,变更后计提比例为0.7%。

一位券商人士表示,计提政策的变更,为浙商证券扩大股票质押业务提供了更多的操作空间。

编辑:suyue
关键字: 券商 股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