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没有阴谋,只有市场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2-15 18:56:03
分享到:
导语

石油行业160年的历史一再说明,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国家或组织能长期掌控石油话语权,能决定油价的只有市场

文 王能全 | 编辑 suyue

王能全 | 文

我们经常看到阴谋论和操纵油价的新闻。有专家和媒体认为,某些国家通过经济、金融和军事等多种手段,掌控石油话语权,操纵油价,损害有关国家的利益,维护自己的霸权。

但客观冷静的分析当前的国际石油形势,美国操纵不了石油价格;实事求是地回顾160年来世界石油工业的历史,除极其短暂的时期外,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国家或组织,能掌控石油话语权,更不能操纵油价。160年世界石油工业的历史告诉我们,市场才是决定国际石油价格走势的内在最根本力量。

美国操纵不了石油价格

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最操心的事之一就是石油价格。

特朗普有关油价的代表性推文有:4月20日,指责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欧佩克),油价被人为炒高不可接受;6月13日,油价太高了,欧佩克又在忙了不是好事;6月22日,希望欧佩克增产,让油价降下来;7月4日,称欧佩克是垄断组织,油价应马上下降;11月12日,希望沙特阿拉伯和欧佩克不会削减原油产量,按市场供应;11月21日,油价下跌,很棒!就像给美国和全世界大减税,但可以再低一些;12月5日,希望欧佩克保持当前水平供应,不限产,世界不希望看到油价高企,也不需要高油价。

美国石油生产商应该比特朗普更加“愤怒”!2018年,作为标杆原油的美国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WTI)价格,一直大大低于北海布伦特原油。布伦特现货价格一半左右时间高于WTI5美元/桶以上,高于10美元/桶的有14天,价差最大的10月23日为12.18美元/桶。

WTI与布伦特的走势,说明美国石油行业一直被人“欺负”!2013年2月,布伦特与WTI的价差达到创纪录的23美元/桶。自开展交易以来,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很长时间里,WTI价格高于布伦特5%左右,此时的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从2010年前后开始,随着页岩革命的成功,美国石油产量不断扩大、进口量的逐渐减少,正在变成石油净出口国,WTI价格却调头向下,长时间低于布伦特。

美国是当今世界第一经济、金融和军事强国,石油以美元计价,WTI在纽约商品交易所交易,在俄克拉何马库欣交割。WTI原油硫含量和品质均好于布伦特,理论上WTI的价格要高于布伦特。开展布伦特原油期货交易的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是总部位于美国亚特兰大、按照美国特拉华州法律成立的洲际交易所的全资子公司。一般人的观念里,无论从哪一点看,今天的美国肯定拥有石油话语权,能操纵石油价格,但现实是美国生产的石油价格大大低于布伦特价格,贵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一直在为油价操心。今天的美国既没有石油话语权,也操纵不了石油价格。

倏忽即逝的石油定价权

1859年在美国诞生以来,世界石油工业已走过了160年,油价的暴涨暴跌循环往复是其历史主线。认真细分,仅在三个非常短暂的时期,洛克菲勒、七姊妹和欧佩克拥有过石油定价权。

(一)洛克菲勒与标准石油公司

1870年1月10日,洛克菲勒成立了标准石油公司。1911年,标准石油公司基本控制了美国的石油生产、炼油、运输、销售和出口,成为一个从原油生产、提炼到销售的一体化国际大石油公司,是世界石油工业历史上第一家拥有石油话语权的企业。1911年5月,美国最高法院以反垄断为由,将标准石油公司拆分为38家公司。

(二)七姊妹对国际石油市场的控制

世界石油工业历史上,以埃克森、壳牌、英国石油公司为代表的“七姊妹”曾显赫一时,在一定的时期内曾控制着国际石油市场,拥有石油话语权:

一是1928年9月的“阿克纳卡里协议”和1932年12月的“分配协议要点”,确定“单一基点价格制”,油价在美国墨西哥湾定价,运往世界其他地区的石油再加上从墨西哥湾算起的标准运费。

二是“双重基点价格制”。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推行“马歇尔计划”过程中,在欧洲国家的强烈要求下,七姊妹被迫同意,从中东运往欧洲的石油价格,等于从美国墨西哥湾出口的原油价格加上从中东运往欧洲的运费,而不再从墨西哥湾算起。

三是合击摩萨台。1951年3月-5月间,伊朗实施石油国有化,摩萨台被任命为首相,接管英伊石油公司,成立伊朗国家石油公司。1953年8月,伊朗国王将摩萨台赶下了台。摩萨台国有化危机的三年时间里,七姊妹停止购买伊朗的石油,伊朗被淹没在自己的石油中。

(三)欧佩克与石油话语权

1960年9月14日,沙特、委内瑞拉、科威特、伊朗和伊拉克成立欧佩克,后卡塔尔、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印度尼西亚等陆续加入或退出,最多时成员国有15个,目前有14个成员国。

欧佩克出名主要是在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利用沙特等国对美国、荷兰等实施石油禁运,从七姊妹手中夺取了油价决定权,将油价提高到11.651美元,1974年1月1日与1973年1月1日相比,油价大约上涨了340%,形成了第一次石油危机,国际石油市场自此进入了欧佩克的时代。

油价没有阴谋,只有市场

从1960年至今的59年间,欧佩克真正拥有石油话语权,也就是1973年10月第一次石油危机期间。第二次石油危机油价暴涨到45美元/桶,是由于伊朗革命和两伊战争引发的。2004年至2014年油价暴涨到147.27美元/桶,是由当时的市场供需等多种因素导致的。从1981年开始,虽然不断减产,欧佩克也没有能阻止1986年油价暴跌,20世纪90年代油价一直处于历史低位。从2017年初开始,欧佩克联合俄罗斯等减产,促使油价于2018年10月3日回升到86.29美元/桶,但此后又跌回到50美元/桶上下。

1980年5月,就在第二次石油危机令油价暴涨到最高位时,欧佩克发表了《有关长期石油战略报告书》,提出石油价格应该根据物价、外汇汇率和经合组织国家实际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调整。当然,国际石油价格从来就没有按欧佩克的设想来展开。

剔除不同语境下的情感因素,从世界石油工业历史的角度冷静分析,无论是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七姊妹和欧佩克,在拥有石油定价权的那一刻起,就必须承担国际石油市场秩序维持者的责任,其手段就是通过控制自己的产量来平衡市场,但在新进入者石油产量不断扩大的冲击下,油价又一次从暴涨走向了暴跌,其对国际石油市场的控制权也很快失去。

石油价格走势只能由市场决定

“阴谋论”和“操纵说”更多的是想象和推测,当前世界主要石油期货交易机构都是纯商业机构,国际石油市场符合完全竞争市场的基本假设,市场才是决定国际石油价格走势的根本力量。

(一)一地鸡毛的“操纵说”和“阴谋论”

作为现代石油工业的发源地和诞生了世界主要石油公司的美国,也是石油“操纵说”和“阴谋论”的发源地。早在20世纪初,美国媒体和社会大众,包括马克·吐温等知名作家,将标准石油公司描绘成不正派、残酷的代表,洛克菲勒也被描绘成没有道德的强盗,其外表和秃顶都成了道德败坏的象征。

2004年-2014年油价大涨期间,美国又盛行起“操纵说”和“阴谋论”。一方面,社会舆论认为,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和副总裁切尼出身石油业,代表的是美国石油利益集团,美国政府有意推动油价上涨;二是华尔街众多机构,尤其是花旗和高盛,有意炒高油价。2006年6月,美国国会开始调查石油期货交易。2008年6月,美国商品期货管理委员会组成多部门参加的特别任务组,调查石油期货中人为操纵市场的情况。2011年4月,奥巴马委派美国总检察长牵头,成立原油和天然气价格欺诈问题特别工作组,调查交易商和投机者操纵油气价格的行为。但时至今日,我们都没有看到油价“操纵说”和“阴谋论”的官方结论。

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每当某些我们认为具有极大影响力的机构预测油价要大涨时,往往很快油价就暴跌,代表性的就是号称世界顶级投行的美国高盛。2008年5月6日,高盛认为,原油价格在未来两年内可能升至200美元/桶高位。2018年5月,在油价突破80美元/桶后,高盛劝说投资者平仓结利太早,油价还有上涨的空间。

在一般人眼里,期货投机机构具有“操纵”油价的能力,但面对油价的大幅度波动,却无能为力损失惨重。2017年8月,号称“原油之神”的美国石油期货交易员安迪·霍尔亏损30%后,关闭了对冲基金。曾押对2008年油价大跌的伦敦安杜兰商品基金,2018年7月亏损15.2%。2018年11月20日油价大跌后,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詹姆斯·科迪埃哭着向投资人诉说,石油市场动荡亏掉了他的全部资金。

截至2018年12月19日,国内多只原油类QDII基金的净值全部变成负收益,油气主题QDII基金自10月以来净值跌幅普遍超过20%,其中部分原油QDII基金的最大净值跌幅已接近40%。12月27日,作为亚洲最大的石油贸易商,中石化的联合石化未能幸免油价暴跌的重击。

(二)三大能源期货交易所都是典型的商业机构

纽约商品交易所、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和迪拜商品交易所,是世界三大能源交易机构,布伦特、WTI和迪拜/阿曼原油期货代表着国际石油价格的趋势。

1983年3月30日,纽约商品交易所推出WTI期货交易。2001年11月交易所完成股份制改革,是一个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性机构。2008年,纽约商品交易所被芝商所集团收购。芝商所集团成立于1848年,是一家私人机构,拥有芝加哥商业交易所、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纽约商业交易所和纽约商品交易所四大交易中心,提供包括利率、股指、外汇、能源、农商品、金属、气象及房地产等为标的的期货与期权产品交易和清算,150多个国家的客户可以通过电子交易系统参与交易,每年平均处理30亿份合约,价值约1000兆美元。

1988年6月23日,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推出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2000年4月交易所改制成一家营利性公司,2001年6月被洲际交易所收购。洲际交易所总部位于美国亚特兰大,成立于2000年5月,是一家按照美国特拉华州法律成立的公司,拥有遍布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23个交易所和市场,业务横跨9700种交易合约和证券交易。2005年,洲际交易所在纽交所公开上市。

布伦特原油体系,由在北海生产的五种轻质、低硫原油组成。布伦特油田1978年投入生产,1982年达到峰值50.4万桶/天后产量不断下降,2002年英国福蒂斯和挪威奥塞贝格油田、2007年挪威埃科菲斯克油田、2018年挪威特罗尔油田纳入布伦特价格体系,使即期布伦特的装船量维持在120万桶/天。投产40多年后,壳牌公司2017年5月开始拆除生产设施,布伦特油田正式关闭。

2007年 6月1日,迪拜商品交易所开始阿曼原油期货交易。2012年交易所重组,芝商所、阿曼政府、迪拜控股分别占股50%、29%、9%,剩余的12%股份由交易所部分会员所有,由迪拜金融服务局监管,在芝商所结算中心结算,会员包括华尔街大型投资银行、世界主要石油期货现货交易商和中国的石油公司。稳定生产20多年后,2013年迪拜原油产量下降到只有3.4万桶/天,为此阿曼原油补充进来,形成迪拜/阿曼原油价格体系,当时阿曼原油的产量为94万桶/天。

(三)国际石油市场是一个近乎完全竞争的市场

微观经济学认为,符合四个假设条件就是完全竞争的市场:第一,大量的买者和卖者,任何一个生产者或消费者都不能决定市场价格。第二,产品同质性。第三,资源流动性。第四,信息完全性,市场上每一个买者和卖者都掌握着与自己的经济决策有关的一切信息,做出自己最优的经济决策,获得最大的经济效益。

对照以上假设条件,国际石油市场基本上是一个近乎完全竞争的市场。第一,国际石油市场存在大量的石油生产和消费者(国),欧佩克第一次石油危机时市场份额为51.52%,目前为32%左右,而石油消费者的数量则更多,很多石油消费者(国)也是生产者,如中国和美国等。第二,常规和非常规石油都是无差别的,具有完全的替代性,很多炼油厂在设计时特别强调选择多样性的原油。第三,世界上任何一个石油生产者(国)可以自主销售自己的资源,石油消费国也可以根据本国炼油企业的设计标准按最经济原则进口所需的原油。即使某个时期因某方面的原因,某些石油生产国或消费国被禁运,哪怕时间长达数十年,如美国对伊拉克和伊朗的禁运,但终有解禁的一天。这就是说,国际石油贸易是充分流动的。第四,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随着石油现货和期货交易的兴起和流行,加之世界范围的信息革命,国际石油市场和交易基本处于完全透明的状态。

正是国际石油市场具有完全竞争的性质,160年来,无论是标准石油公司、七姊妹还是欧佩克,其拥有的石油定价权都极其短暂。

页岩革命的成功,不但使美国崛起为世界第一石油生产大国,再现了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美国石油业的黄金时代,更为重要的是,它正在彻底改变20世纪70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机以来的国际石油市场格局。经过2014年下半年油价大跌的磨炼,竞争力不断增强的9000多家美国页岩油气生产商,正在市场规律的驱使下,迫使沙特、俄罗斯等石油生产国一次又一次承担起市场平衡维持者的责任,我们已经并将一再看到,市场将在国际石油价格的走势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作者为中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编辑:马克)

编辑:suyue
关键字: 油价 阴谋 只有 市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