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动荡之年:民粹主义“北上”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2-21 13:14:19
分享到:
导语

贾斯廷·特鲁多迎来任期内动荡不安的一年

文 马德蕾恩·德罗安 | 编辑 臧博

文|马德蕾恩·德罗安(Madelaine Drohan)发自渥太华《经济学人》加拿大记者

不同于与之紧邻的美国,加拿大似乎一直是民粹主义和两极分化问题的绝缘体。而这背后的原因多多。多党体制意味着选民没有被强行塞进两大对立阵营,而是可以从丰富的政治“光谱”中作出更为精准的选择。在移民和贸易获得大多数人支持的加拿大,民粹主义缺少赖以滋长的土壤。美国将社会福利变成了“劳动”福利,而加拿大因自由贸易或科技进步而失业的群体,可以享受更为优厚的社会福利制度。总体来说,加拿大人对生活的满意度比美国人更高,因此他们对民粹主义具有更强的免疫力。

但随着2019年10月大选不断临近,这种民粹主义免疫力将受到考验。为了拉拢主流人群以外的大众选民,联邦和省级保守派已经在测试民粹主义思想的受欢迎度,而其中一些观点是直接效仿特朗普而来。

2018年6月,在加拿大人口密度最高的安大略省议会选举中,由道格·福特领导的进步保守党获胜。获胜的砝码之一就是承诺向“翘着兰花指喝香槟”,却鄙视普通群众的所谓上流社会开刀。能源大省阿尔伯塔省的联合保守党领袖贾森·肯尼将那些与他对气候变化问题看法不一致的人称为“自作聪明的人”和媒体精英。保守党党首安德鲁·希尔将2019年1月份即将开始征收的联邦碳排放税形容为精英阶层主导的“抢钱”,声称精英们没有考虑该税对普通百姓的影响。自由党党首、联邦政府总理贾斯廷·特鲁多认为其他地方选战中民粹主义的成功,极大地增强了他的异党政敌们的信心;他表示加拿大联邦大选将是对抗两极分化之战。

特鲁多先生四年任期的最后一年将是动荡的一年。他曾提出加拿大有能力做到在对抗气候变化的同时进行能源开发,但现在看来这已经难以实现。他会发现,在全国范围内执行气候变化计划实在太难了,这将涉及到在一些省份史无前例地推出碳排放税。安大略省已经退出游戏,并联手萨斯喀彻温省向法院提出异议。特鲁多提出修建一条东起阿尔伯塔省西至西海岸的原油运输管道,但该计划也遇挫,其中包括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偏左翼政府对此向法院提出的异议。自2017年1月以来,约有3.5万人从美加边境步行进入加拿大寻求庇护,因此移民问题现在也出乎意料地成为一个分歧的焦点。特朗普总统对加拿大出口至美国的钢材、铝材、软木材、太阳能面板等产品增加关税,也让加拿大经济面临不确定性。美加和平贸易秩序的重建可能需要等到2019年9月,届时美、加、墨三国预计将签署取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新协定并取缔现有关税。

狂热的边缘民粹vs摇摆不定的中间派

加拿大面临的所有问题中,最敏感、最经不起民粹主义攻击的是移民问题。加拿大每年有超过30万新移民,而政府希望接纳这些移民能得到公众支持。保守党之前一贯谨小慎微地使自己尽量不要过于远离主流民意,但现在也开始将难民的大量涌入称为危机。保守党可能会在这个方向上越走越远,以期防止目前的支持者转投9月份刚刚成立的加拿大人民党。该党创始人马克西姆·贝尼耶先生在2017年角逐保守党领袖时以第二支持率惜败安德鲁·希尔。贝尼耶反对特鲁多的“多元化狂热”,并认为“极端多元文化主义”暗藏着危机。

2018年10月1日,右翼的魁北克未来联盟党在省级选举中以压倒性优势获胜。这表明民意支持对移民问题采取更强硬的立场。魁北克未来联盟党希望让魁省移民配额减少20%,并能够驱逐那些没有通过新推出的语言和价值观测试的移民。

随着大选的临近,民粹主义的呼声将会进一步高涨。不过特鲁多先生和他的自由党有一个较大的优势——该党把持着摇摆中间地带,大部分加拿大人处在这个区域。那些边缘选民可能会被其他党派劝走,但对继续支持自由党也持开放态度。只要能够稳住这些中间派选民,特鲁多赢得这次大选的希望很大。■

(本板块翻译:徐科;审译:臧博)

编辑:臧博
关键字: 之年 民粹主义 加拿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