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丽娜·朱莉:如何缓解难民危机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2-21 13:25:39
分享到:
导语

未来一年我们应对难民危机的方式将会成为考量我们人性的标尺。

文 安吉丽娜·朱莉 | 编辑 臧博

微信图片_20190221132512

 

文|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演员、联合国难民署特使

全球难民人数已经连续攀升六年。目前全球大约有6800万人因遭受暴力和迫害而流离失所,难民人数相当于美国人口的五分之一,几乎是俄罗斯人口的一半,甚至超过英国的总人口。同时,人道主义救助基金处于长期短缺的窘境。数百万叙利亚难民和无家可归者急需维持生存的基本援助。而截至2018年9月,联合国难民署及其合作伙伴仅筹集到这些基本援助所需资金的31%。其他难民集中区域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在绝大多数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国家,人道主义救助资金尚不足供应难民基本需求所需资金的半数。如果我们对此无动于衷,2019年难民人数持续增加、救助资金持续短缺的状况将愈演愈烈,后果将不堪设想。这种局面是不可持续的。一些国家采取的排斥难民的冷酷单边主义措施,背弃了人道主义价值观和责任感,不仅不能消除难民危机,反而会让问题加剧。

取而代之的是,我们需通过防止和解决暴力冲突的方式减少全球难民数量,因为暴力冲突是难民无家可归的根源问题。我们必须号召全世界的国家和人民团结起来,在立足于共同利益及安全、尊严与平等在内的普世理想的基础上协同行动。这是解决国际性问题的本质要求,并不需要以牺牲国内安全和经济利益为代价。

权利、资金、行动

我们来了解一下有关难民危机的基本事实。首先,85%的难民生活在中低收入国家。大多数因境内暴力冲突而无家可归的难民依然生活在自己的国度,那些被迫背井离乡、离开祖国的难民也倾向于尽可能逃往离祖国最近的邻国。包括已经抵达西方国家的难民在内,只有不到1%的难民人口得到了重新安置。也就是说,首当其冲的是那些相对贫困的国家,是它们在肩负难民危机的重担。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它们会不顾发达国家实施何种政策而一味继续负重前行。如果我们不能主动分担责任,而是放任难民数量攀升,那么由这种不平衡造成的紧张态势必然会相应加剧。

其次,尽管西方发达国家纳税人慷慨解囊,并且的确挽救了很多的生命,但每年数十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还是远不能救6800万难民于水深火热之中,更何况难民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第三,在联合国难民署获得授权予以保护的所有难民中,多达三分之二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南苏丹、缅甸和索马里这五个国家。其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和平稳定都会为数百万难民重返家园创造有利条件,从而大幅减少全球难民数量。在民主国家,作为选民的我们应该要求从政者阐明从根源上解决难民危机的政策。

我们曾作出卓有成效的努力,成功令难民数量下降。我2001年开始在联合国难民署工作,当时的全球难民人数呈下降趋势。我履职后的首批任务之一就是护送柬埔寨难民重返家园;我也见过很多前南斯拉夫人在国内武装冲突结束后重返家园;再进一步追溯历史——“二战”结束后,有数百万战争难民得以妥善安置。

没有远见卓识、执着和力量就无从落实降低难民数量的策略。我们需要以坚定的决心、坚强的意志和灵活的外交技巧开展和平协议谈判、促成动荡国家稳定、维护法治,而不是拙劣地扮演纸老虎、以强硬的语言排斥难民。难民是处于最脆弱状态的男人、女人或孩子。他们被迫背井离乡、远离祖国的庇护,并且多数情况下甚至得不到最基本的生存保障。我们的信仰——人生而平等、人人都应得到保护——要经受人类生存方方面面的检验。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分歧的时代,但历史证明我们有能力团结一致,共同战胜全球性危机,重新激活我们的使命感和全球社群感。这就是开放社会最强大的力量。2019年,我们不应将这个辩题留给那些为谋取政治资本而利用公众焦虑的政客。我们今天正接受人性的检验。而如何应对难民危机就是我们人性的标尺。■

编辑:臧博
关键字: 朱莉 安吉丽娜 难民 危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