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拯救企业家精神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2-21 13:28:52
分享到:
导语

托比亚斯认为,创业门槛有待降低

文 托比亚斯·卢克 | 编辑 臧博

20181122_BUD004

文|托比亚斯·卢克(Tobias Lütke)Shopify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如果你明天醒来,所有音乐都消失了怎么办?想象一下,地球上丰富多彩的一切将不复存在。那会是世界末日吗?不,但一定不是我希望的世界。现在把音乐换成企业家精神。如果有一天你醒来,企业家精神不再存在了怎么办?

尽管身穿连帽衫的首席执行官们所代表的创业文化日益引人注目,人们似乎越发了解创业文化,但几十年来企业家精神一直在走下坡路。布鲁金斯学会的数据显示,1978年以来美国的新企业数量减少了近一半。几乎所有工业化国家都出现了类似的下降趋势。弗雷泽研究所对2001年-2007年与2008年-2014年的数据进行比较,发现美国新创立企业数减少了18.6%,在澳大利亚减少了20.3%,在加拿大减少了8.5%,在英国减少了7.5%。

2019年企业家精神谈不上消亡,但已濒临危境。根据民意调查公司盖洛普的说法,婴儿潮一代主导的年代已经过去,千禧一代创业的可能性只有那些年逾50岁者的一半。在许多国家,人口增长急剧放缓。人口变化确实起了一定作用,但我有另一种想法。

不久以前,每个城镇都有小商机。每个街区都需要屠夫、面包师、烛台制造商。随着大型商店建起,一切都变了。当大型零售商主导实体和数字世界,传统企业家精神的空间就变小了。

还有其他障碍存在。许多行业的创业需要许可。在美国,马克·扎克伯格创立脸书可以毫不费力,但是没有政府的许可就不能开理发店。

又要自由,又要追求幸福,我知道创业多么艰难。创业是孤独的,也是不合常理的。用商业培训大师布拉德·苏格斯的话来说,要想避免每周为别人工作40个小时,就得每周工作100个小时。但这正是企业家最了不起之处。他们不一定想掌控世界,只是努力开辟自己的角落。他们在追求独立。

Shopify商家热爱自己的事业有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能够自由做决定。如果不是非常困难,不知会有多少人想要这种独立的感觉?想想1849年一窝蜂冲到旧金山的人。淘金热真的是为了黄金吗?不,其实根源是为了寻找机会。只需要一把斧头,就有机会成为大人物。

要想保护企业家精神,就要降低创业门槛。为了保持城市的活力并促进就业,从政府、银行到技术提供商,各参与方都要为企业家减少不便。

我们还要扩展企业家的定义,要跳出硅谷的刻板印象。企业家也包括为家人生计努力工作的移民。我从德国来到加拿大时,因为没拿到工作签证,就在网上开了一家叫“雪魔”的滑雪板商店。我为这家商店开发的软件最终成为了Shopify。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尽管创业率下降,美国移民拥有的企业数量仍在增加,从2007年的14%增加到2016年的16%。《财富》500强公司中有43%由移民或移民的子女创立。

企业家还包括初为人母希望有更多时间待在家里的人们。在我们的年度调查里,表示创业主要动机是可以在家工作的受访者当中,女性比男性多出75%。认同为非“二元性别”的少数群体,其创业可能性是其他人的四倍,因为他们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工作。创业并不总是出于激情,有时只是生活所迫。

过去几个世纪里,许多的进步均是由企业家推动。从安德鲁·卡内基到耐克的菲尔·奈特,他们都曾经出现在我们的书本里。创业是一门古老的职业。我们不能任由其消失。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在车库里、在厨房里,耗费无数夜晚努力创业,为己为人将世界变得更美好。

有没有好消息?好消息是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增强现实等技术开辟了新的创业领域;利用新技术平台可以更容易创业;随着更多的工作自动化,人们对追求创造性的渴望将会增长。几十年来,企业家精神终将东山再起,前提是大家共同努力。■

编辑:臧博
关键字: 企业家 精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