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利润缘何创新低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3-27 18:39:30
分享到:
导语

相比去年主要由电网公司让利,今年降电价将依靠多种措施并举,但电网公司利润率降低将是长期趋势。

文 韩舒淋 | 编辑 马克

在2018年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之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15日答记者问时强调今年一般工商业电价要再降低10%。

与此同时,国家电网公司(下称“国网”)2月底发布的社会责任报告数据显示,其2018年利润为780亿元,较上一年大幅减少130亿元,并且是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2018年,全国用电量出现了超预期增长。中电联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社会用电量6.84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5%,为2012年以来的最高增速。在国网经营范围内,其售电量为4.23万亿千瓦时,公司总营收为2.56万亿元,均为历史新高。

电量和营收均创下历史新高的背景下,电网公司利润却显著下滑。而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一般工商业继续降低10%,这对电网公司是严峻考验。

电价下调,电网承压

国家电网公司在2018年初便已预计到2018年利润将会下滑,在该公司2017年社会责任报告中对2018年经营业绩的承诺中,营收及利润目标分别为2.17万亿元和790亿元,低于2017年的2.36万亿元和910亿元。

国网2018年实际营收和利润分别为2.56万亿元和780亿元,营收显著超过预期,利润明显下滑。

一位电网公司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当初预测利润下滑,一是基于宏观经济低迷,电量增速预测较低;二是考虑配合成本监审及政府降价政策。

最终电量增速超过预期,不仅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8.5%,为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国网范围内(除南方电网和蒙西电网外的26个省区市)的售电量增长更高达9.7%,带来营收的超预期增长。

利润下降则与多种因素有关,前述电网公司人士表示,公司运维、折旧等费用增长较快,导致利润下降。

更直接的影响来自于一般工商业电价下降。我国销售电价分为居民电价、一般工商业电价、大工业电价和农业电价四类。这四类电价中,由于存在交叉补贴,一般工商业电价和工业电价要高于居民电价和农业电价,其中一般工商业的平均电价水平最高。

根据能源局发布的《2017年全国电力价格监管通报》, 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用电平均电价最高,为0.765元/千瓦时,大工业平均电价为0.598元/千瓦时,居民平均电价为0.523元/千瓦时。在这样的电价政策下,电网公司在一般工商业及工业用电中获取的利润用以补贴居民用电,使得居民电价维持在较低水平。

2018年一般工商业电价下降10%,电网公司是让利的主体,直接影响电网公司利润水平。南方电网公司总经理曹志安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表示,降价10%,其中约68%在电网环节,22%在发电环节,10%在政府税费环节,包括降税及政府性基金调整等。

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寇伟在国网公司2019年工作会议的报告中表示,电网业务受降价影响,减利280亿元。

在降费额度上,国网发布的消息显示,2018年超额完成一般工商业电价降低10%的目标,降低客户用电成本915亿元。南方电网发布的信息显示,2018年降低工商用户用电成本223亿元。

此外,一位央企发电集团人士也提醒《财经》记者,电价结构的变化也将影响电网公司的成本水平,相比以往,电网公司的采购成本应有所上升。

根据能源局发布的信息,2018年我国风电和光伏装机分别增长12.4%和34%,达到1.84亿千瓦和1.74亿千瓦,全国弃风率为7%,同比下降5个百分点,弃光率为3%,同比下降2.8个百分点,风电、光伏发电量分别为3660亿千瓦时和1775亿千瓦时,分别增长20%和50%。

前述发电集团人士分析,在新能源装机继续高速增长的情况下,弃风弃光率下降,新能源消纳情况改善,但新能源平均上网电价市场化程度不高,且标杆电价水平高于火电,这带动了上网电价的提高,导致电网公司成本上升。

另外,亦有业内观察人士认为,越来越多低价水电直接进入市场,也影响了电网公司利润水平。水电平均上网电价低于其他电源品种,原本由电网公司采购,现在进入市场后,由用户直接采购,电网公司仅收取输配电价,而无法吃到价差红利,对电网公司而言,水电进入电力市场意味着电网公司部分失去了低成本的电源。

多种因素综合下,国家电网在售电量、营收都创历史新高时,利润却迎来五年来的最低水平。在主业减利明显的背景下,国网不得不依靠其他业务来提振盈利,寇伟在国网工作会议上介绍,其产业、金融和国际业务实现利润410.5亿元,贡献率达到了48%。

但在工商业电价降低政策维持的背景下,电网公司盈利水平下降的趋势不会逆转。国家电网对2019年的经营承诺中,营收和利润的目标分别为2.65万亿元和830亿元,利润率约为3.13%,略高于2018年的3.04%的水平。而此前的2014年至2017年,国网利润率水平在3.86%至4.17%之间波动。

降电价不止是电网的事

2019年,一般工商业电价要继续降低10%,电网公司无疑面临巨大压力。不过,两大电网公司都在第一时间表态支持降价。

在提出降低工商业电价的同时,政府也提出将降低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由16%降低至13%,对降电价也将产生正面影响。不过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都认为,今年的降价目标需要多项措施综合作用,由多方共同努力来实现,单靠一个措施、某一方降价很难轻易实现目标。

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教授郑新业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降费主要由三个渠道,第一是政府降费,包括降低增值税及各种电费中的附加基金;第二是输配监审,还可以有降价的空间;第三是电力市场,通过市场化交易来降低电价。郑新业预计,最终可能是三方面政策汇流综合起作用,其中政府降费约占30%,电网让利约占30%,电力市场约占40%,相比去年,政府相对会多让利一部分。

曹志安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财新采访时也表示,降价空间主要体现在电力市场化交易、电价里的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和输配电价。

政府让利部分除了增值税税率降低之外,在2018年的降价措施中,曾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征收标准降低25%。多位专家都认为,今年电价中相关基金和附加费有望进一步降低。

输配电价方面,今年1月,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开展第二监管周期电网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的通知,将对除西藏电网外的30个升级电网及5个区域电网进行成本监审。发改委发布的信息显示,此前在2015年开始的第一轮成本监审中,共核减不相关、不合理费用1283亿元,平均核减比例15.1%。并通过核定独立输配电价,为推动电力市场建设创造了条件,市场化交易电量由2015年的14%提高至2018年的接近40%。

在市场化交易方面,前述发电集团人士表示,目前市场主体参与竞价会更加理性,报价不会过低,但仍然会低于标杆电价,另一方面市场交易规模在不断扩大,市场电比重增加,总的来看,发电企业减收仍然在扩大。而燃料成本较高,发电集团普遍盈利水平不高。

有观察人士认为,在煤价高企的背景下,火电面临普遍亏损的经营环境,要进一步降低电价,需要有更多风电、光伏、水电、核电等新能源电力进入市场。

在郑新业看来,越是电力市场建设好的地方,越容易完成降电价的目标,此外,水电这种廉价电占比高的地方,更容易完成目标。

不过,政策的落地还要考虑综合影响。郑新业提醒,一般工商业企业能否真正得到电价红利,要特别注意“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即转供电问题。在许多一般工商业用户中,电网公司电价的让利被园区或者物业等转供电方截流,工商业用户的实际电力成本远远超过电网的销售电价,无法享受到降价的红利。

此外,电价进一步降低,将进一步压缩电网公司的盈利水平。而在当前电价机制下,电网公司是承担交叉补贴和普遍服务的主体,一般工商业降的越低,也就意味着电网公司在交叉补贴和普遍服务方面面临更大的压力。

郑新业分析,一般工商业电价降的越多,电网公司就越没有余力去帮助中西部的电网建设,对居民电价也不利,需要考虑不同政策目标之间矛盾的问题;而另一方面,电网公司真实的摊销和边际成本不够透明,这也对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总的来看,如果电力市场建设的好,降电价影响相对较小,如果主要来自电网让利,就要考虑和可持续发展等其他政策目标的关系。

编辑:马克
关键字: 新低 电网 利润 国家
分享到:

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