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马东海岸铁路项目复工记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5-03 01:37:38
分享到:
导语

彻底取消这一项目,马来西亚需要赔偿217.8亿林吉特的违约金。在支付赔偿和重新回到谈判桌前,马哈蒂尔最终选择了后者

文 江玮 | 编辑 郝洲

 

停工近10个月的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项目有望于5月复工。

4月中旬,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交建”)与马来西亚铁路衔接有限公司(MRL)签署补充协议,就重启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项目达成一致。除了工程造价成本较之原来减少了三分之一,中国交建还将参与铁路的运营和维护。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方企业的参与将在铁路沿线吸引更多的投资,尤其是从中国。

作为中国与马来西亚之间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东海岸铁路项目始于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执政期间。中马双方于2016年11月签订合约,工程在2017年8月9日开工,纳吉布当时出席了在彭亨州首府关丹举行的动工仪式。

但2018年5月马来西亚大选后的政府更迭改变了这条铁路的命运,取代纳吉布上台的马哈蒂尔宣布对纳吉布执政期间签订的重大项目进行重新评估,东海岸铁路项目随后被搁置。

中马东海岸铁路项目复工记

(2017年8月9日,在马来西亚关丹,人们观看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项目模型。图/新华)

造价缩减三分之一

根据中国交建与MRL签订的这份补充协议,东海岸铁路全长640公里,造价从此前的655亿林吉特降至440亿林吉特(约合人民币711亿元),竣工日期也从原定的2024年6月30日推迟至2026年12月31日。

双方同意成立各持50%股份的公司对东海岸铁路进行管理、运营和维护。中国交建将参与铁路的运营和维护,提供技术支持和分担运营风险。如出现亏损,双方将共同承担损失;如果盈利,MRL和中国交建的分成比例则分别为80%和20%。在工程建设部分,马来西亚企业在土建工程上的参与度将从原先的30%提升至40%。MRL是隶属于马来西亚财政部的子公司。

马哈蒂尔表示新的协议能减轻马来西亚的财政负担。去年5月,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透露,政府债务与负债规模已经达到1万亿林吉特,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0%,远远高于马来西亚预设的55%上限。国家财政状况成为马哈蒂尔上任后关注的优先事项,为此他宣布将放弃一些“不必要”的基础设施项目。

与原来的造价相比,经过重新协商的东海岸铁路项目成本缩减了大约三分之一。按照新的价格,每公里的成本从先前的9550万林吉特减少至6870万林吉特(约合人民币1.12亿元)。

MRL首席执行官达维斯表示,尽管仍有细节待协商,但最新的协商结果达成了对双方都有利的融资条款。

按照此前的架构,马方将向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85%的资金,即567亿林吉特,剩余的15%资金从本地筹集。新的贷款方案还将沿袭类似的结构,但马来西亚政府希望通过谈判与中方达成一个更低的贷款利率。原协议达成的贷款利率为3.25%。在此之前,纳吉布政府已经与中国进出口银行签署了东海岸铁路第一阶段项目391亿林吉特的贷款协议。随着项目成本降低,贷款数量将相应减少,但具体数字双方仍在协商。

据MRL发布的消息,经过修改的东海岸铁路方案将长度从原来的688公里减至640公里,站点也从26个减至20个,但设立途经站点的州多了一个,铁路仍将是双轨铁路。在20个站点中14个为客运站点,5个为客货混运站和1个货运站。东海岸铁路设计时速为客运160公里,货运80公里。建成后,从北部吉兰丹州首府哥打巴鲁到行政首都普特拉贾亚所需时间大约为4个小时。

东海岸铁路成本降低的一个原因在于减少了隧道和高架路段的数量,其中包括从彭亨州文冬到雪兰莪州鹅唛之间的一条隧道。按照原来的规划,东海岸铁路将穿过吉冷结石英岩山脊。这条石英岩山脊长16公里,为世界之最。改后的路线绕开了这条山脊,改为向南,经过森美兰州,最后抵达西部雪兰莪州的巴生港。另一段被取消的路线则是北部延长线,即从哥打巴鲁向北经瓦卡巴鲁到彭加兰古堡的路段。彭加兰古堡是马来西亚与泰国相邻的边境小镇。

根据新的规划,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还将与现有的多条铁路、捷运网络相连,从而改善东海岸与西海岸的互联互通。马哈蒂尔表示,修改后的东海岸铁路协议符合他的政府希望在东海岸和西海岸创造公平经济环境的目标。

停工10个月

中国交建与MRL的补充协议为东海岸铁路项目的复工铺平了道路。据马方透露,项目有望于今年5月重启。

一年前,马哈蒂尔所在的希望联盟赢得国会下议院超过半数的议席,马哈蒂尔成为新一任总理。他在竞选时表示如果在大选中获胜,将更加严格地审查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叫停东海岸铁路项目。

上任后的马哈蒂尔对纳吉布任内通过的多个项目进行审查。出于对国家财政状况的考虑,一系列项目被暂停。去年7月3日,MRL向项目承包商中国交建发出停工通知,要求立即停止所有工作。东海岸铁路工程此后陷入停滞,彼时项目进度已经完成约15%。作为承包商的中国交建雇佣了当地2250名员工,并与数百家分包商、供应商和顾问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

去年8月,马哈蒂尔在访问北京期间向中方表达了因债务高企将取消东海岸铁路项目的意向。他表示这一决定得到了中方的理解。

马哈蒂尔今年4月发布声明称,他的政府此前之所以反对东海岸铁路项目是因为对原有协议签署方式不满,认为这项工程金额庞大,但在技术说明、价格和经济论证方面不够明晰。

但彻底取消这一项目,马来西亚需要赔偿217.8亿林吉特(约合人民币354.5亿元)的违约金。在支付赔偿和重新回到谈判桌前,马哈蒂尔最终选择了后者。2019年1月,马哈蒂尔表态称马来西亚政府将与中方谈判,争取缩小工程规模,继续这项工程。3月,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希望在马哈蒂尔4月底访华前完成谈判。

马来西亚前财政部长达因·扎伊努丁作为马来西亚总理特使牵头了与中方的谈判。

中国交建在4月16日发布的消息称,过去数月以来,中马两国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遵循商业原则,积极开展友好协商,通过调整线路走向和里程、调整工作范围、优化设计方案和价值工程等方式,达到了既促进经济发展又降低项目整体造价的目的。

马哈蒂尔在谈判完成后表示,中国政府对马来西亚面临的财政困难表示理解。“中国政府明白我们正面临财政困难,而这条铁路原先的造价过高,我们证明其他公司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建设这条铁路。”马哈蒂尔说。

中国交建在去年7月接到停工通知后发布的一份声明对由此产生的额外成本、损失和损坏表示担忧。但赔偿问题在谈判中并未涉及。马哈蒂尔在4月15日就东海岸铁路项目重启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谈判没有涉及停工损失赔偿问题,但在马来西亚政府发布的声明中关于退还预付款的部分提到,中交将在补充协议签订后一个月内返还10亿林吉特预付款,剩余预付款项的处理将在三个月内解决,其中将扣除因停工和取消北部延长线造成的损失。在项目停工之前,中国交建一共收到马方支付的31亿林吉特预付款。

河北大学伊斯兰国家发展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马岩岩在东海岸铁路停工时期走访了铁路沿线的三个区域路段,看到已经搭好的路基“杂草丛生,工程损失显而易见”。她对《财经》记者表示,马来西亚比较看重经济利益的考量,包括赔偿款问题,这是决定马来西亚考量一个工程建设与不建设,或推迟的一个因素;而中国比较看重“一带一路”倡议下的项目是否可以顺利推进。

隐忧不止在马来西亚

在马哈蒂尔上台后,和东海岸铁路一同被马方叫停的还有两个天然气管道项目,分别为多元石化产品输送管道(MPP)和沙巴天然气输送管道(TSGP)。对于这两个项目,马方没有重启的计划。

另一个被马哈蒂尔政府搁置的重大工程则是原计划在2018年展开招标的新加坡至马来西亚的高铁。在纳吉布执政期间,马来西亚政府与新加坡于2016年12月签署新马高铁项目协议。但马哈蒂尔在当选后宣布将取消这一项目,原因是马来西亚财政状况不允许。在与新加坡方面展开协商后,新马双方同意将项目推迟至2020年5月31日再定夺。包括中国、日本、韩国、德国、法国在内的企业都表达了对参与新马高铁的意向。

在马来西亚宣布取消东海岸铁路项目之后,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执行理事长许宁宁遇到的多位中国投资者都向他表达了对马来西亚投资环境的疑虑:马来西亚还能去吗?许宁宁对《财经》记者表示,“新官不认旧账”的行为等于自我限制外商投资。他的建议是要做好可行性研究,除了政治风险和经济风险,还要了解民情变化,了解合作伙伴和外部变化的影响。

马来西亚国际贸易与工业部副部长王建民近日表示,东海岸铁路的恢复将扫除中国投资者对马来西亚政策不确定性的担忧。他坦言在这之前,中国企业可能对到马来西亚投资有所保留。

这并非中国在海外的项目第一次遭遇波折。正在建设的中泰铁路合作项目此前经历过动工日期多次延迟,最终敲定路线与最初的构想相比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在英拉政府期间,中泰两国讨论的是高铁方案,但2014年巴育政府选择以中速铁路的方案推进这一项目,后来又决定回到高铁方案。

马尔代夫也出现了对债务问题的担忧。在马尔代夫总统萨利赫去年11月上任后,他表示前任总统亚明执政期间推动的基础设施项目对国家财政造成了破坏。萨利赫政府希望与中方就减少债务、调整利率和还款计划进行重新协商。

中国在缅甸建设的密松水电站工程仍前途未卜。2011年,缅甸政府出于对环境问题的忧虑叫停了这一项目。2016年上台的民盟政府任命了一个由20人组成的委员会对密松大坝展开评估,但最终方案仍未明确。今年初,缅甸投资委员会负责人就密松水电站项目提出替代方案,其中包括缩小规模或者寻找新址。

中国社科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许利平对《财经》记者表示,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对其他中国在海外项目的借鉴意义在于,在项目启动前,需要签订完整、经得起考验的商业合同,马来西亚在打算取消这一项目之后又决定重新谈判的原因之一是撤销项目将需要支付高额违约金。此外,项目签约要规范,符合国际规则和当地法律,在项目论证过程中注重双赢。

在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看来,这些国家有与中国合作的需求。他对《财经》记者表示,尽管在政府更换时出现一些举动或者要求修正,但原有项目通过反复协商再恢复表明这些项目是具有吸引力的。

(本刊实习生张文骁对此文亦有贡献)

编辑:郝洲
关键字: 马东 铁路 项目
分享到:

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