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超市:退一步海阔天空?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6-03 18:18:29
分享到:
导语

2017年,新零售助推永辉成为明星企业,2018年新零售成为上市公司财务上的“拖累”。2019年,永辉主动剥离云创业务,重新聚焦传统零售,业绩回升明显。

文 吴琼 | 编辑 余乐

4月25日,永辉超市(601933.SH)公布了其2018年财报及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自2018年底剥离连年亏损的新零售业务后,2019年一季度永辉业绩回暖,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大幅上涨,扭转了整个2018年的下跌趋势。

年报显示,2018年,永辉超市实现营收705亿元,同比增长20.35%,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18.52%至14.8亿元。对此,永辉分析称报告期内费用率的增加,是净利润同比下滑的主要原因。同时,永辉也在年报中指出,负责新零售业务的云创板块亏损是净利润下滑的原因之一。

此前,在2018年内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半年报和第三季度财报中,永辉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均在下跌。剥离云创业务的效果在新财报中立竿见影。2019年第一季度,该项净利润同比大涨50.28%。

重回传统零售

2016年10月,马云第一次提出“新零售”概念,新零售随即成为各消费行业的热点话题。

永辉是最早加入新零售阵营的企业之一,2017年元旦正式推出主打“餐饮+超市”的品牌——“超级物种”后,借着新零售的东风,永辉逐渐成为A股市场上的明星企业,在市场整体震荡的背景下,股价一路走高,从2017年初的4.76元一度涨到2018年1月的12.12元,市值翻了2.5倍。超级物种也与其对标的盒马鲜生一起,成为了谈论新零售无法绕过的两个样本。

承担开拓新零售“排头兵”任务的永辉云创成立于2015年6月。2017年12月,腾讯对永辉云创增资,获得了15%的股权。云创板块曾是永辉四大业务板块之一,包含永辉生活店、超级物种、永辉生活app等业务。

然而,被寄予厚望的云创业务并没有很快给永辉带来实际的财务回报。2017年财报显示,永辉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2亿元,同比上涨46.28%,相比2016年105.18%的增速而言,并不亮眼。2018年,这一数据更是由正转负,变为下跌18.52%。

超级物种与盒马鲜生一样,都属于典型的重资产运营模式,前期投入高,回报周期长。近3年来,云创业务累计亏损近10亿元,仅2018年前三个季度亏损就达6.17亿元,已成为上市公司财务上的拖累。

2018年,永辉股价整体呈震荡下行趋势,到2018年11月,相比年初的最高点已经跌去四成至7元左右。

2018年12月4日,永辉将永辉云创20%的股权转让给创始人之一张轩宁,持股比例由46.6%降至26.6%,永辉云创由公司的控股子公司转为联营企业,不再纳入上市公司的并表范围。

同时,永辉也对业务板块进行了调整。过去,永辉的业务分云超、云创、云商、云金四个板块。“云超”板块涉及红标店、绿标店;“云创”包含永辉生活店、超级物种、永辉生活 app 等业务;“云商”重组原有总部职能部门及事业部;“云金”即永辉金融业务。

剥离云创业务后,永辉将业务重新梳理为超市、供应链、大科技部和云金四大板块。超市板块保持自2017年以来快速扩张的趋势,全年新开线下门店135家,同时继续推动线上业务,有490家门店能为消费者提供送货到家服务。供应链板块聚焦核心商品,发展战略合作厂商,商品资源产地化。大科技部板块继续探索传统零售的数字化转型,云金板块则主攻金融业务。

永辉目前在国内有超过700家连锁超市,经营面积超过500万平方米,根据Euromonitor的排名,永辉在中国大陆市占率排名第四,仅次于高鑫零售、华润和沃尔玛。

新零售前景如何

永辉曾在2017年报中表示,计划2018年新开超级物种100家、永辉生活店1000家。目前,永辉云创旗下只有460余家永辉生活店,80余家超级物种,距离当初提出开店的目标还有不小的距离。

但是,正如苏宁将新零售业务苏宁小店的经营主体拆出上市公司,却并未停止苏宁小店快速扩张的脚步,永辉将云创置出上市公司报表,也并不意味着新零售业务惨遭抛弃。

张轩宁今年3月曾公开表示,永辉云创的独立,是为了更好地做业态和模式创新。这只是一次新的分工,不存在分家的问题。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永辉超市在财务方面必然存在来自市场的压力,不能长期处在利润下滑的状态中,而云创在新零售方面的投入,暂时还看不到何时能有回报。云创脱离上市公司,不仅是永辉甩掉包袱,对于正在投入期的云创来说,也能“轻装上阵”。

永辉2018年报中也提及,转让部分云创股份,是为了使其更符合创新企业的发展规律。虽然仍处于亏损状态,但不可忽视的是,永辉云创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5.66、14.78亿元,营收增长迅速。

零售业资深观察人士、“灵兽”创始人陈岳峰认为,尽管云创从永辉超市剥离,但互动和协同的程度依然很深,资源的同步与共享也并未受到影响。永辉云创可以共享永辉超市的生鲜供应链,在生鲜这一新零售核心品类的竞争中,永辉云创具备的优势,为其商业模式从探索到打磨成熟提供了足够长的时间窗口期。

2018年,京东7FRESH扩张速度放慢,美团小象生鲜关闭常州、苏州门店……这些超级物种的同行者们或多或少都遭遇了发展的瓶颈。对于新零售的发展,业界已经开始出现反思的声音。

目前市场上几乎所有的新零售企业都在持续亏损的状态,在没有实现盈利或者说商业模式没有完全成型前,亏损仍将持续,而且是一个较长的周期,陈岳峰说。

2018年12月5日,永辉剥离云创及时“止损”的消息发布第二天,永辉股价逆市上扬2.86%。至少,投资者已不再迷信新零售。

编辑:余乐
关键字: 超市
分享到:

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