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民主在退潮吗?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6-05 16:33:02
分享到:
导语

从本质上讲,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演变为经济痼疾,十年后发展成为一场全面的政治危机。美国的情况将成为全世界选举民主的试金石

文 沈联涛 | 编辑 袁满

尽管越来越多证据表明,全球贸易和许多经济体增速正在放缓,但市场却大幅上涨,近期标准普尔500指数创下历史新高。但紧接着市场出现急剧转变,因为白宫放出消息,美中贸易的关税之争将再次升级。同时朝鲜又试射导弹,伊朗紧张局势升温,美国政界的分裂与日俱增。这到底是怎么了?

人们喜欢用简单的故事来为这些复杂问题寻找答案。哈佛大学教授丹尼·罗德里克提出了一套简单且不容轻视的全球“三难”论,它们由民主、国家主权和全球化构成。你可以赢得三个中的两个,但无法全部兼得。因为特朗普提出“美国第一”政策,全球化已经风光不再,民主也危在旦夕。

民主在退潮吗?

自由之家开始追踪“选举民主”(以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为基准,考察从1990年到2005年间的变化)以来,选举民主政体从76个增加到了119个。但2019年2月进行的最新调查,覆盖了195个国家和14个地区,发现这些国家的民主指数已经连续下降了13年。从2005年至2018年,“非自由”国家的比例上升至26%,而“自由”国家的比例降至44%。

自由之家对这一下降趋势解释称,这是对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的民主政体欣欣向荣的发展趋势的反拨。自那时以后,许多国家既无法确保经济稳定,也没有实现社会保障,而这些都是民主制度的支撑。的确,很多遭受了自然灾害、气候变化、腐败或移民带来的压力。那些存在根深蒂固的阶级或种族冲突,且政局不稳的国家,特别容易倒向具有威权主义倾向的强势领袖。

从1985年至2005年一直被评为“自由”的41个国家中,略超过一半的国家(22个)在过去五年净得分下降。例如,美国得分为86,其在2009年为94。这种下降部分归因于该国不平等现象日益加剧,及白人中产阶级相对实际收入减少,但也是由于国民感到沮丧,认为“金钱政治、种族主义和歧视,以及政府无能”,导致社会越来越分裂。

值得注意的是,“非自由”类的国家在经济上的实力不断增强,从1990年占全球收入的12%增加到如今的33%,并且还在增长。自由之家承认“中国的崛起最令人震惊,人均GDP从1990年到2017年实现了16倍的增长”。

美国的情况将成为全世界选举民主的试金石。这是因为美国总统喜欢称媒体提供着“假新闻”,不断质疑司法部门和执法机构的公正性。美国行政部门目前正在全力挫败立法和司法机构的制衡,而这种制衡早被写入了美国宪法。

法治和制度制衡在美国受到考验,对亚洲有重要启示。迄今为止,亚洲所获取的教训是,当持有不同意见的政治家迫使司法机构做出必需的政治决定,法治就会受到损害,因司法机关迟早会被政治化。此外,如选举政治无法持续为民众提供更好的工作、收入和安全保障,那么商界通常会选择与那些承诺带来法律和秩序的领导人站在一起。

从本质上讲,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演变为经济痼疾,十年后发展成为一场全面的政治危机。事实上,美国社会的弊病越来越多地被归咎于外国人、移民和外人,所以“美国第一”基本上是一种视野的内向转变,以及新一轮的美国例外主义——正是在这种意识形态指引下,美国要将选举民主及其价值观推广到世界其他地区。

史蒂夫·班农最近发声指出,美国与中国正在进行经济战,这是一颗政治烟幕弹,获益者只有军备行业和市场卖空者。大多数散户投资者在喋喋不休的战争论中,财富被蒸发,所感受到的唯有无助。其他美国专家,如密歇根大学教授罗纳德·英格哈特则认为,“只有富裕国家解决好近几十年来不断加剧的不平等问题,并掌控经济向自由化过渡,民主退潮才有可能逆转。”

诚然,社交媒体和失业造成的技术威胁,是转向保护主义民粹主义的重要原因。但班农和英格哈特忽略了另一个现实存在的威胁——全球变暖。

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经济战,能否解决失业、不平等和迫在眉睫的全球变暖灾难?不。任何形式的战争只会使目前所有问题恶化,并导致以开战为名而褫夺更多自由权利。

“Climate Kids”最近在伦敦举行的一次抗议活动,选择了正确的优先事项。他们认为政治家应关注气候和社会变革等共同威胁,而非进行无休止却毫无成果的政治争论。

世界各地的气温(无论是物理上还是情绪上)均在骤升,这并不是巧合。火爆言论只会导致冲突。我们需要的是冷静头脑和温暖心灵,而不是另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翻译:臧博;编辑:袁满)

编辑:袁满
关键字: 选举
分享到:

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