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表面按兵不动,实为降息开启通路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6-26 11:54:24
分享到:
导语

美联储今年降息属预防性/保障性的降息,以应对经济温和放缓

文 金焱 杨秀红 | 编辑 苏琦

博弈美联储降息几乎成了最近一段时间市场的主旋律,也把6月18日-19日为期两天的美联储FOMC会议推到了风口浪尖。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处于事件的中心,几乎四面楚歌,上有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点名批评,各种抨击。特朗普说他加息过快且量化紧缩,在议息会议前,特朗普甚至话里有话地威胁,看鲍威尔如何行事而决定是否炒掉他;下有市场逼宫,美联储面临的降息压力激增。投资者押注美联储将自金融危机以来首次下调联邦基金利率,股票和债券价格近几周大幅上涨。根据芝商所(CME Group)的数据,6月17日的联邦基金利率期货走势显示,美联储7月份降息的概率为85%,位于今年以来最高水平附近。

霸菱投资学院的研究显示,从欧元兑美元期货的走势来看,自5月份以来,数据表现都相对低迷,达到低估的状态,由此可以预测美联储最近可能会有降低利率的动作。不过,最近一个星期,相关数据表现较差时,市场却反而向好,这是因为投资者对降息有所预期。

荷兰国际集团(ING)驻伦敦全球战略主管克里斯·特纳对《财经》记者说,投资者已充分吸收了美联储降息的预期。金融市场衍生品价格显示,市场预期今年底前联邦基金利率下调60个基点。

在各种猜测中,鲍威尔6月19日穿着深蓝色西装出现在媒体面前,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2.25%-2.50%的目标区间不变。鲍威尔此次传递的美联储声明被认为发出了足够温和的信息,满足了市场的降息预期需求。投资公司Sprott Global Resource Investments Ltd投资主管蒂姆·塔施勒对《财经》记者表示,鲍威尔的讲话符合市场预期。

当天美股收高。道指涨38.46点,或0.15%,报26504.00点;标普500指数涨8.71点,或0.3%,报2926.46点;纳指涨33.44点,或0.42%,报7987.32点。

美联储表示,在本轮经济增长周期接近十年之际,“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扩张,并放弃在调整利率时将保持“耐心”的承诺,为7月降息铺平了道路。

比较起来,特纳指出,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将短期利率降至零,但那时与现在情况已非常不同。早在2008年,住房供应过剩和房价下跌引发了不透明的金融衍生产品的爆雷,如资产支持证券和债务抵押债券的崩溃,这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雷曼破产并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如今,美国的经济增长仍维持在2%-3%左右,银行资本化程度更高,美联储今年降息属预防性/保障性的降息,以应对经济温和放缓,这类似于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美联储降息来对冲美国经济温和放缓。

美联储的转向有多陡?

2018年美联储处于紧缩通道上。

2019年美联储官员从“按兵不动”的表态,逐渐过渡到,鉴于经济和货币市场条件符合预期,美联储有意在5月份放慢缩表速度,并在9月停止缩表。但到了2019年3月,美联储开始政策反转, 3月议息会议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基准利率在2.25%-2.5%的区间水平不变,并暗示2019年不会再加息。

到了6月4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语调大转,称美联储将采取恰当措施维持经济扩张,正密切监控贸易局势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严肃对待通胀预期下行的风险。这期间伴随着的是金融市场5月一塌糊涂的表现。随着投资者重新评估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市场出现抛售。与此同时,很多经济数据也不尽如人意。

美国劳工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美国失业率维持在3.6%,但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数量从4月的22.4万降至7.5万,不及市场预期。紧接着,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5月营建许可129.4万套,预期129.6万套,前值129万套;美国5月新屋开工126.9万套,预期123.9万套,今年营建许可方面的数据表现较为疲软,尤其是独户家庭建设数量出现显著下滑。去年房地产市场也曾连续几个季度拖累经济增长。

制造业数据也一片惨淡:5月制造业PMI终值录得50.5,创2009年9月以来的新低;美国供应管理学会5月制造业指数52.1,创2016年10月以来新低;6月纽约联储制造业指数暴跌26点至-8.6,为有记录以来最大月度跌幅。

市场的忧虑情绪也反映在6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中,该指数初值为97.9,低于5月的100和去年同期的98.2。调查还显示,担心关税政策对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的消费者比例从5月的21%升至6月的40%。美国大型企业高管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的调查结果显示,今年二季度经济展望指数也有所下降。该指数反映了美国企业高管对未来半年的销售预期、资本支出和招聘计划,显示美国企业界对美国贸易政策的不安感加剧。5月美国出口订单、进口指数出现下滑也增加了美国公司的不确定性。

引发市场不安的还有持续下跌的十年期美债收益率。特纳指出,长期和短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倒挂态势,引发投资者对美国经济是否衰退的讨论。如今两年期美债收益率高于十年期美债收益率的倒挂曲线更陡峭。从历史上看,这种倒挂多次出现在经济衰退前一两年。

在奧巴马政府担任白宫财务方面顾问的霸菱投资学院总监柯睿思对《财经》记者表示,“如果我是美联储,我肯定不会做出减息的决定,因为整个经济的态势,包括一些数据反映出来的情况,基本面还是较好的。但目前金融市场上震荡的局势会影响企业及消费者信心,所以这个决定做起来是比较艰难的。”

对美联储而言,现阶段做降息的决定比较艰难,柯睿思解释说,虽然有一部分经济指数表现比较不好,但失业率确实有所降低,并且薪资水平也有稳步的上升。同时,对于企业发展来讲,尽管其总收益可能会有所放缓,但其利润率还是保持了比较高的水平。

经济数据的一线曙光出现在美国零售销售数据上,它缓解了市场对于美国经济的担忧,也给了美联储腾挪的空间。美国5月零售销售月率实际录得0.50%,低于预期值0.1个百分点,但前值从-0.2%上修至0.3%。美国5月核心零售销售月率实际录得0.5%,高于预期值0.1个百分点,前值从0.1%上修至0.5%。消费者支出在经历了1月-3月的急剧下滑后,在二季度开始加速增长。该行认为消费支出基本面持续稳健,并对消费以及经济增长仍然保持乐观的态度。

降息空间

美联储6月政策声明显示,美联储以9∶1的投票比例通过本次利率决定。出人意料的是,8位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成员同意今年有适当的降息,而3月这个数字是零;另外,在17名官员中,有9人预计2020年底之前将降息。

布朗兄弟哈里曼的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表示,到2019年底,联邦基金利率的中位数仍为2.375%,但到2020年底,联邦基金利率中位数从3月份的2.6125%下降至2.125%,而长期来看,联邦基金利率的中位数目前为2.5%,3月份这个数字是2.75%。

美联储同时调整了经济预测。在对经济活动的措辞上,美联储表示,美国就业人口稳健增长,失业率仍然保持在低位。家庭开支回暖,商业投资疲软。整体通胀和核心通胀都维持在低于2%的水平。2019年的中值GDP增长预测稳定地保持在2.1%,但明年的预测中值从3月份的1.9%上升至2.0%。

在美联储明确提出降息选项前,芝商所CME利率观察工具FedWatch显示,美联储7月降息概率为83%,年内降息三次及以上的概率达53%。对于美联储6月还是7月降息,特纳表示,二者差别真的不是很大。今年6月降息可能会让市场更为措手不及,也可能传递出一种恐慌感。相反,各大央行通常喜欢逐步有序地对市场预期进行调整,为将来的动向打基础,而不是今天突然意外降息。

在塔施勒看来,美联储有很大的降息空间,如今美联储已经把收益率提高到了2.25%以上。美联储只需反向操作,以25个基点的速度开始降息,除非事情变得非常糟——如股价严重下滑,因为恐慌因素促使美联储降息50个基点。美联储在此次议息会议上暗示,可能在今年剩余时间最多降息50个基点,以应对经济不确定性增加和预期通胀回落。

通胀率是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所看重的两个关键经济数据之一。通胀压力低迷为美联储减息提供了所需的空间。

美国劳工局的数据显示,美国5月PPI月率增长0.1%,符合市场预期,为连续第二个月上升,前值增长0.2%;美国5月PPI年率增长1.8%,预期增长2%,前值增长2.2%;美国5月核心PPI月率增长0.2%,预期增长0.2%,前值增长0.1%;美国5月核心PPI年率增长2.3%,预期增长2.3%,前值增长2.4%。

一方面,美国5月PPI连续第二个月上升主要受酒店住宿成本飙升及其他服务价格上涨的提振;另一方面,能源和食品价格的走软,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服务业增长带来的影响。

塔施勒指出,美联储减息的关键门槛是零利率,如果减息降到零利率或负利率,形势就非常令人担忧了。

(本刊实习生林彦辰对此文亦有贡献)

编辑:苏琦
关键字:
分享到:

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