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发币:左手政治、右手经济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6-26 12:14:35
分享到:
导语

Libra的诞生更像是扎克伯格内心对重建秩序的渴望,这在Facebook上表现为政治影响力,在Libra上则是经济影响力

文 刘泓君 | 编辑 宋玮

“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6月18日,Facebook在美国西部时间凌晨2点左右发布区块链Libra项目的白皮书,这是白皮书上的第一句话,锋芒毕露。某种程度上,Libra的出现是不被传统机构欢迎的,因为它正在改变全球货币体系。

简单来说,Libra不是用来炒币的,而是用来支付和换汇的,这也是比特币思想落地的最合适的场景。

过去几十年,互联网的普及让信息传播变得低价可触及。20年前,欧洲发送短信的平均价格是16欧分。今天,在很多不发达国家,金融付费还要收取高昂的手续费,100美元的借贷可能金融服务收费高达30美元,而支付、汇款、电汇、ATM等各种地方均收取“高昂”的手续费。

如果发送照片、讯息可以轻松方便、成本低廉,发送钱是否可以呢?Libra应运而生。

Libra是一种加密货币,用户可以从交易所购买,或者在Libra上构建的应用程序获取,比如从未来的Facebook加密钱包Calibra换取Libra,该功能预计2020年上线。Libra在英文中是天秤座的意思,寓意公平、平等、沟通,寓意为一种平等的国际货币。

任何持有Libra的人都可以根据汇率把自己持有的Libra兑换为当地货币,就跟旅游时兑换其他外币一样。这种加密货币与比特币的不同是,它使用资产储备做担保,不会因为投机活动而影响价格产生波动。

2009年,比特币诞生。中本聪在创世区块中写到“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中本聪在讽刺现在的金融系统每隔一段时间就产生一个巨大的泡沫。

比特币白皮书发布之后的整整十年,根据它的共识算法,无数人根据其思想修改某些公式规则,在此情况下诞生了以太坊等一批区块链组织。币价的暴涨暴跌让更多人关注和进入这个领域,然而十年过去,尚未能看到区块链真正落地。

如今,整个区块链还是市值不超过2860亿美元的行业。市值两倍于区块链行业的Facebook以及在全球范围内拥有的27亿用户,它可以把普惠金融带给更多人。Libra即将发布的消息,也在过去一周内刺激了比特币价格的上涨。

这是区块链行业的重大利好,更是全球金融体系一个新的里程碑。记者全文阅读了白皮书以及广泛采访,发现Libra的几大误区:

·Facebook并不拥有Libra,该加密货币由Libra协会治理。

·Facebook是无法通过Libra本身来赚钱的,未来商业模式可由Calibra提供金融服务收取手续费。

·Libra在初期阶段不仅不会挑战美元霸权,反而会稳固美元霸权,它也会成为区块链行业最有力的竞争对手。

·Libra的诞生,也是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berg)性格中对重建秩序的渴望。

416969697331727008

(依托Facebook海量的用户,Libra一出世就自带巨大影响力。图/IC )

Facebook并不拥有Libra

Libra协会才真正拥有Libra。从治理结构来看,Libra的策略是用一种现实、折中、妥协的方案来启动运营,以此来保证这个网络的稳定性与安全性

很多人误以为Libra是Facebook发行的货币。准确说,Libra不是Facebook拥有的,它的管理者是一个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非营利组织,称为Libar协会。

白皮书中提到:“Facebook 将保有领导角色至2019年结束。当然,Libra协会拥有最终决策权。”

Facebook为Libar争取了27个合作伙伴,所有首批参与Libra协会章程拟定的企业均被称作“创始人”,要求有1000万美元的准入资金。这些合作伙伴包括:

·支付业:Mastercard、PayPal、PayU(Naspers' fintech arm)、Stripe、Visa

·技术和交易平台:Booking Holdings、eBay、Facebook/Calibra、Farfetch、Lyft、MercadoPago、SpotifyAB、Uber Technologies、Inc.

·电信业:Iliad、Vodafone Group

·区块链业:Anchorage、Bison Trails、Coinbase、Inc.、Xapo Holdings Limited

·风险投资业:Andreessen Horowitz、Breakthrough Initiatives、Ribbit Capital、Thrive Capital、Union Square Ventures

·非营利组织、多边组织和学术机构:Creative Destruction Lab、Kiva、Mercy Corps、Women's World Banking

这些节点囊括了美国支付行业的顶尖选手,包括Paypal、Stripe、Visa,也囊括了一些应用包括打车软件Uber与Lyft、电商网站eBay与Farfetch。在区块链界,美国最大的合规交易所Coinbase和比特币钱包也加入进来。白皮书中称,未来合作伙伴将添加至100个。

区块链最重要的就是治理规则与激励机制。Libra官网上,目前该组织的架构是设立Libra协会理事会,加入企业均为协会理事会的创始成员,日常决策为一家机构一票,与投入金额多少无关,重要决策三分之二以上的投票即可通过。

此外,协议还设立了不超过5名,不少于19名成员的Libra协会董事会,负责监督该理事会;成立由5名-7名成员组成的社会影响力咨询委员会,主要由非营利机构和学术机构组成;以及若干执行团队。

与经典意义上的区块链不同,很多区块链公链创业项目提倡“链上治理”,这在POW(proof of work, 工作量证明)机制中,拼的是算力;在POS(Proof of Stake, 权益证明)机制中,拼钱。

“链上治理”的弊端是当达不到51%优势时,当成员发生争执难以达成一致就会产生分歧与内讧,比特币分叉也源于此。

Libra这种线下治理方式的优点是可以在产生分歧时快速达成协议,弊端则是这与区块链“算法为王”的思想有着本质不同。根据白皮书,如今不开放许可性治理,原因是在此种情况下,还没有成熟的解决方案,支持全球数十亿人,保证交易需要的规模、稳定性和安全。

在白皮书中写到,该项目以许可性治理的方式开启,但是未来五年内,希望转向非许可性治理,转变共识节点运营,以降低参与的准入门槛,并减少对创始人的依赖。非许可性治理更加区块链思想,如果非许可性治理可以真正做到越来越去中心化,这会让监管变得更加困难。

对于现有的27个节点算不算去中心化,Top Network创始人Steve Wei分析称:“现实情况是目前波场有27个节点、EOS有21个节点、币安有9个节点,从节点上看,Facebook是比任何项目都要去中心化的。虽然Tendermint创建是把节点设置为100个,但真正发挥作用的也就是前面20多个,后面80%的节点都是无用的。”

从治理结构来看,Libra的策略是用一种现实、折中、妥协的方案来启动运营,以此来保证这个网络的稳定性与安全性。但提出了一个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理想,这将吸引真正的区块链信徒,也因“使命感”为其带来更多影响力。

如果Facebook希望真正发挥Libra的影响力,最关键是未来淡化自己在组织中的主要角色,在转型非许可性治理后充分地去中心化。

Facebook如何来赚钱?

Facebook是无法通过Libra来赚钱的,但是可以通过Calibra提供金融服务来收取手续费

Calibra是Facebook受政府监管的合规子公司,未来可以通过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下载。Facebook手握27亿用户,正是它最大的优势。

如果以互联网对应,Libra好比操作系统,Facebook凭借基于Messager和Whatsapp用户群诞生的新钱包Calibra,则可能成为这个“区块链”操作系统的Killer App,目前这个APP的功能主要是支付与转账。

如果用区块链的概念来说,Libra是一条链,Calibra则是链上的DAPP(去中心化应用),本质上是钱包。这个钱包与大部分比特币冷钱包不同,它是一个托管钱包。这就意味着,用户会在钱包中产生大量的沉淀资金,而Facebook也会拥有支付的资金池。

未来,使用Clibra需要KYC(了解客户)身份验证,即需要政府签发的身份证明才能注册账户,也就是说,使用Clibra还是与用户真实身份绑定在一起。隐私问题依然是最大的担忧:为了符合法律法规要求,信息有可能被分享给政府,以及被用来防止诈骗和犯罪活动。但Facebook声称,会把账户数据与社交网络做隔离。

Steve Wei分析称Calibra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金融服务来收取手续费,这一点跟支付宝类似,尽管这个手续费会比传统金融低很多,它依然是一笔可观的收入。此外,还可以收取跨境换汇的手续费。

跨境付款的市场有多大?2017年,全球跨境转账一共有6130亿美元,其中4660亿美元发生在贫穷和中等收入水平国家。过去,跨境转账成本平均每发送200美元,成本为7.1%,这一数据在发展中国家更高。Facebook只需要比传统金融机构降低一点价格,未来从Calibra获得的营收就可能超过现在的总营收。

过去,Facebook一直在尝试支付系统,结果并不理想。与微信和支付宝不同,天然全球化的Facebook推行移动支付面临的难题也是全球性的:在更多的第三世界国家,不同国家在线支付系统不完善,货币不稳定,事实上,很多国家的人连银行账户也没有;很多印度员工在打款回家时,还面临着账户的不安全。

Libra官网上公布了一组数据来说明其愿景:

世界银行2017年Findex报告显示:17亿人,全球人口的31%没有银行账户;

FDIC2015年调查显示:840万美国家庭,1410万成人和640万儿童直到2017年依然没有银行账户;

盖茨基金会数据:有近10亿妇女由于性别歧视被排除在正规金融体系外。

Facebook的愿景正是为这些人提供金融服务。如果这项技术规模化应用,可以把Libra这条链理解成为取代现在全球的SWIFT国际资金清算体系,Facebook提供托管钱包,类似于银行账户。不管是Facebook还是类似于Coinbase、Uber这样的大节点,均可赚取支付、换汇的手续费。

“Facebook这项功能直指银行,首先产生危机感的就是银行,因为这是一个跨国界的社交支付系统。”一位评论者指出。

Libra是挑战美元还是稳固美元霸权?

如果这一篮子货币中,有超过50%的美元,这不仅不会动摇美元霸主地位,反而会因为当地货币贬值大量购入Libra,增强美元霸主地位

白皮书显示,Libra维持稳定的方法是把Libra的价值将与一篮子法定货币挂钩,类似于现在的SDR(特别提款权)机制。

·在资本保值方面,协会将仅投资那些不太可能违约,也不太可能出现高通胀的稳定政府发行的债券;

·在流动性方面,流动性市场的日交易量通常高达数百亿甚至数千亿,协会的计划是依靠这些政府发行且在流动性市场交易的短期证券来保证流动性,这能让储备规模随着流通 Libra 的数量增减而轻松调整。

当创始成员们购入1000万美元的国债或者政府债券,或者将这笔现金存入中央银行时,都会产生利息。根据白皮书,这些储备资产产生的利息分配将提前设定,并将接受 Libra 协会监督分配给首次出资人;普通Libra 用户不会收到来自储备资产的回报。

可以设想,未来Libra协会的一个重要工作就是维护一篮子货币的稳定。白皮书显示,Libra储备中的资产将由分布在全球各地具有投资级信用评价的托管机构持有,以确保资产安全性和分散性。

过去,委内瑞拉经历了一次疯狂通胀,人民不惜以被警察逮捕为代价换比特币或者挖比特币,来为自己的资产保值,而比特币的价值上下波动太大。试想,有了Libra以后,如果通货膨胀发生了,人们会疯狂把自己的资产换成Libra这样的稳定币。

当提到“Libra不会与中央银行竞争,因为他们使用一篮子货币”时,《精通比特币》作者Andreas M Antonopoulos反对称:“让我们看看印度发生了什么,当他们决定实施货币政策(让货币贬值)时,如果人们可以获得Libra来替代(当地货币),这会削弱货币政策力量。”言外之意是Libra正在削弱主权国家经济调控的能力。

如果顺应以上货币贬值的分析逻辑,在2019年最高通胀率国家分别是:委内瑞拉通胀率高达10000000%,津巴布韦73%,苏丹49%,阿根廷43%,伊朗37%,南苏丹24%,利比里亚22%,也门20%,安哥拉17%,土耳其17%。未来,在这些高通胀发生的国家,Libra将有机会首先获得这些国家人的好感,让这些国家人民会更愿意持有Libra。过去,如果国家阻止美元入侵,美元则不容易进入,但Libra这种加密货币天然的全球化会加速强势法币的渗透。

美团创始人王兴在饭否评论Libra称:“策略很清晰,柿子拣软的捏。先把全球200个国家中弱国的货币系统逐步替代掉,碰到极少数强国当然是该低头就低头,该合谋就合谋。”

主流观点认为:如果这一篮子货币中,有超过50%的美元,这不仅不会动摇美元霸主地位,反而会因为当地货币贬值大量购入Libra,增强美元霸主地位。只要Facebook的数字货币是以美元为基准,则是美元霸主地位在数字货币领域的延续。

至于Libra一篮子资产配置到底如何设置还不清晰。现在,白皮书中并没有公布未来将可以合法合规兑换哪些货币,在哪些国家率先实施,这将对实行外汇管制严格的国家带来挑战。

谁会受到冲击?

短期来看,直接受到冲击的是稳定币;中期则是其他区块链公链与银行系统;长期来看,这是对苹果、微信支付、支付宝等互联网公司的降维打击

“冲击最大的应该是与Libra性质类似的稳定币,比如USDT等。另外,以太坊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因为很多稳定币是在以太坊结构上建立的。”Steve Wei告诉《财经》记者。

目前,Libra的区块链采用使用拜占庭容错(BFT)共识机制。这种方法可以在网络中建立信任,因为即使某些验证者节点(最多三分之一的网络)被破坏或发生故障,BFT 共识协议的设计也能够确保网络正常运行。

尽管Facebook的BFT机制在技术上并无明显创新之处,亮点在于Move编程语言,这是一种全新的编程语言,专门适用于智能合约,以保证合约的安全性与可靠性。

“Libra本质上是一个公有用户许可链,要资源有资源,要用户有用户,要商户有商户,说它是迄今为止最靠谱的POS也不为过。对现今所有基于POS系统影响最大,短期来看,波场、EOS这样的系统还有什么优势,没有的。”区块链公司Nervos联合创始人王博说。

“长期来看,对互联网巨头腾讯、苹果、阿里等影响较大,Libra以支付入手打造全球无摩擦的金融服务平台,是对传统互联网的降维攻击。”王博补充道。

Bodhi创始人林吓洪点评称:“Libra的问世将模糊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间的隔阂,模糊营利与非营利之间的边界,模糊比特币与Q币之间的概念。”

Libra出现第一次让区块链对27亿用户触手可及,对整个区块链行业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真正的商业创新和突破一定不是来自于旧世界的龙头老大,放下商业利益的包袱打破床柜重新思考区块链商业模式的企业才是这波浪潮的弄潮儿。”林吓洪说道。

但对于比特币和去中心化的铁杆信徒来说,他们依然在嘲讽Libra不符合区块链思想。Andreas M Antonopoulos对Libra提出了批评:“这种货币是否是开放的?中性的?无国界的?去中心化的?抵御审查的?回答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

正如这五个不是所说,在《财经》记者的广泛采访中,大部分采访对象都认为无论是Colibra钱包还是Libra上的公司,一定会为了合规走KYC(know your customer)实名验证的方式,走与监管合作路线,甚至不排除用户数据最后可能会到美国政府手中。

过去,比特币与加密货币流行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这些加密货币可以绕过政府的监管,频繁应用于洗钱、资助恐怖分子、地下钱庄以及资金外流。未来,Libra如何反洗钱反恐,还将面临重重挑战。

扎克伯格的秩序渴望

与其说Libra是可以改变现有金融体系的一个工具,不如说它更像是扎克伯格内心对秩序重建的渴望。这在Facebook上表现为政治影响力,在Libra上则是经济影响力

自从剑桥分析事件爆发后,扎克伯格不止一次坐到了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接受质询。隐私危机事件也同时暴露了Facebook脆弱的商业模式——广告占据了其绝大部分收入。可以说,在美国五大巨头中,只有Facebook的商业逻辑最为单一。如果Libra能够顺利运转,Facebook仅通过Calibra钱包就可以赚取大量的手续费。

与其说Libra是可以改变现有金融体系的一个工具,不如说它更像是扎克伯格内心对秩序重建的渴望。这在Facebook上表现为政治影响力,在Libra上则是经济影响力。

仔细分析Facebook在过去一年遭遇的声讨,核心是Facebook平台上有太多的竞选广告,这种广告在“剑桥分析”这类公司的利用下,极可能改变了美国大选的结果。本质上来说,Facebook与华盛顿的根本矛盾是这种看不见却强大的政治影响力。

2017年,扎克伯格的新年挑战是走访美国各州、拜访不同地方的人。他在拜访北达科他州之后,在Facebook的页面上发了一张自己在石油钻井平台上的照片,并附上文字:“防止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一代人面临的最重要挑战之一。”连续的拜访被外界解读为扎克伯格有意进军政坛。

在2018年Facebook开发者大会上,不止一个人指出,扎克伯格的演讲遣词造句和举止神态,越来越有奥巴马的风格。这在过去被解读为“扎克伯格有意竞选美国总统”。

正是这种强大的政治影响力,让扎克伯格陷入过去一年的频繁质疑中。今年,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修斯(Chris Hughes)就建议拆分Facebook,原因是“扎克伯格对言论有单方面的控制权”。修斯后来离开Facebook,他帮助过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参加总统竞选。

如果说扎克伯格追求强大的控制权,还不如说他心中有种渴望改变这个世界不平等的天然的使命感:非洲有70%通信需要靠非洲以外地区中转,扎克伯格曾经誓言要在接下来十年让非洲6.35亿人口免费用上网络。Facebook与电信运营商Airtel Uganda和宽带服务提供商BCS合作,在乌干达西部铺设770公里的光纤传输网络,帮助乌干达300多万消费者接入互联网。正如这次发行Libra一样,Facebook铺设网络绝不仅仅是独家服务,而是希望其他运营商都能加入。

早在2015年在自己女儿出生时,扎克伯格与妻子把99%的股份捐出来做教育基金;他同时关注医疗与司法,承诺要在2015年之后的十年,尝试在女儿Max有生之年“治愈所有疾病”,并为此投入30亿美元。在与硅谷学校Summit Public School合作时,他亲自走访,仔细聆听老师们的建议,不仅捐钱,还为学校捐赠工程师。

这些都跟他这次牵头设立的Libra也颇有几分相似的意味:对更多难以享受到金融服务的人推进普惠金融,以一种开放的姿态,这些“使命感”又可以转换为商业利益。

Facebook虽然只是一个社交平台,但是它建立起的影响力却在影响世界的政治体系,包括对美国、欧洲、俄罗斯大选的影响;这次,Facebook带头设立的Libra,正在经济领域扮演着类似的角色。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内心的驱动力所在——通过平台规则,改变世界。

编辑:宋玮
关键字:
分享到:

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