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州案”细节与争议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8-08 13:42:12
分享到:
导语

“明州案”过去将近一年时间,美国警方公布了149页的档案,刘强东的律师表示,警方公布的证据再次证实了刘强东的“无辜”;女方则提醒“完整分析各方的证词”,不要“断章取义”

文 王晓枫 王丽娜 | 编辑 鲁伟

距离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涉嫌“性侵”一案(下称“明州案”)过去将近一年时间,此案的更多细节得以详细披露。美国时间7月24日,明尼阿波利斯警方发布“明州案”的档案,共计149页的档案展现了刘强东、案件女方当事人Liu Jingyao、男性报案人、司机、刘强东助手和律师,以及其他相关人士对案件的描述。

上述美国警方公布的149页档案,也被称为“明州案”的“全部证据”。《财经》记者在第一时间联系京东集团公关部有关人士,对方表示暂时不予回应,可参考刘强东一方的代理律师的说法。其律师回应称:“日前警方公布的证据再次证实从一开始刘强东先生就是无辜的。警方的书面报告与监控录像都否认了不实报道与广为流传的不实传言,这些证据也与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不起诉我当事人的决定一致。刘强东先生十分感谢司法部门在调查此案过程中所付出的努力。”

Liu Jingyao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她看到一些报道中提及“洗鸳鸯浴”、“激吻”、“裸睡”这些表述,其又气又怒。Liu Jingyao强调,她希望关注此案的人能完整分析各方的证词,从而发现证词中的疑点,而非断章取义。

“明州案”事发于2018年8月31日凌晨,刘强东被美国警方逮捕后,再被移交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郡检察院。2018年12月21日,经过长达三个多月的审查,检方决定不予起诉。亨内平郡检察院检察官曾对《财经》记者表示,经过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性犯罪部门的彻底调查和四名高级性侵案检察官的细致审查,确定存在严重证据问题,这使得任何刑事指控无法证明超出合理怀疑。

检方决定不予起诉、警方公布全部档案,这并不意味着“明州案”已经终结。Liu Jingyao对刘强东以及京东提起的民事诉讼,将于9月11日开庭。多位法律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此前检方的决定与现在警方的档案均会对接下来的民事案件造成影响,但民事诉讼对证据的要求和标准与刑事案件不同,民事诉讼存在不同结果的可能性 。

双方不同回应

美国警方称,公布档案报告符合明尼苏达州的法律,并且由于这一案件公众关注度极高,所以公开发布此案报告。

前述149页档案包括Liu Jingyao男性友人拨打911报案电话的录音文字档案、刘强东接受警方问话录音、刘强东进入女方公寓及在明尼苏达大学商学院内遭逮捕照片、女生与其男友等人的短信对话、事发当晚司机以及刘强东律师的证词、案发当日餐馆与公寓的高清版监控录像等等。

上述149页的档案通过多人叙述,从不同角度阐释当晚发生的事情。对于警方公布的档案,负责处理布雷斯波斯(Jill Brisbois,刘强东的代理律师)公关事务的水星公关公司总经理丹·班克(Dan Bank)交给《财经》记者一份声明,声明指出,“警方发布的证据再次证明我们自始至终坚信刘(强东)先生是清白的。警方报告再加上监控录像完全消除错误信息,以及一些广为流传但未经证实的指控,无可反驳地支持了亨内平郡检方决定不起诉我们的当事人。刘先生依然对执法部门致力于解决此事的辛勤工作表示感谢。”

Liu Jingyao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则强调前述149页档案中的某些表述存在“疑点”,她希望关注该案的人能“完整分析各方证词”,而不要断章取义。

在美国加州执业的律师刘龙珠对《财经》记者指出,(针对警方公布的档案),这其中第三方证词很重要。他解释说,警方报告中刘强东和当事女生对是否强奸说法完全不一致,“真相只有一个,至少有一个人在说谎”。在没有其他证据情况下,当事方陈述都会倾向于维护自己利益。因此,证人证词非常重要,在该案中,除了刘强东秘书和助理的证词外,当晚司机和Liu Jingyao与刘强东回学生公寓时遇到的人的证词作为第三方证人,证词格外重要。

司机在接受警官马修·温特(Matt Wente)做询问笔录时证实,他当天买了很多酒送到刘强东就餐餐厅。回忆刘女士(Liu Jingyao)上车情节,司机表示,刘强东抓住她的手臂,试图要制服(overpower)她并将其带上车。之后随行其他人给了司机地址,司机说在开车途中通过后视镜中发现该男士对刘女士动手动脚(I look in my mirror and this guy was all over this girl.),同行女士发现司机在看他们,就调整后视镜。在被问及是否你情我愿时,司机对此不置可否,他同时也表示,虽然听到亲吻声和呻吟,但并未听到说“不”。

对于司机的证词,刘龙珠认为司机不太可能说谎。“如果女生在车里求救,司机不停车并及时报警,那他在美国会面临强奸罪同谋的指控,这会很严重。”

当天接警警察蒂莫西·塔莫(Timothy Thao)则在报告中披露了有关Liu Jingyao的口述,他指出Liu Jingyao在描述事件时存在一点语言障碍。Liu Jingyao表示在当天聚会(party)喝醉后,刘强东秘书为他们叫车,把她护送上车,包括刘强东在内车上有四人。“刘强东多次要求她去酒店,但她知道其已婚与其一起回酒店是错误的。刘强东反复要求她进入酒店,她说自己想回家,刘强东同意送其回宿舍。”

Liu Jingyao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达了与当天笔录类似的说法,她表示,她希望关注此事的人能完整分析各方的证词,从而发现证词中的疑点,而非断章取义。她对一些报道中所提及的“洗鸳鸯浴”、“激吻”、“裸睡”这些表述又气又怒。

“鬼扯的鸳鸯浴。”Liu Jingyao称。关于一同洗澡,她在对警察的证词中称,进入她公寓的房间后,刘强东亲吻她,还试图脱掉她的内衣,她几次拒绝,并劝说刘强东能冷静下来,后来她让刘强东去洗澡,刘强东随后将她拉入浴室并要求她给他洗澡,她表示拒绝。Liu Jingyao称,刘强东的证词对洗澡过程也予以描述,刘强东说,“我们一同进入浴室,她帮我清洁身体,然后我进入卧室,她又在浴室待了一段时间,我想她是在洗澡。”

关于裸睡,刘强东证词中称,他醒来后,女孩已经醒了,“她没穿衣服,在玩手机”,不久警察来敲门。Liu Jingyao认为,这些证词中的疑点,但是被忽略了,Liu Jingyao对《财经》记者强调,事发时她穿着衣服,而且是长裙,警方的执法记录仪也显示警察开门时她穿好了衣服。在车上,Liu Jingyao称,她一直在拒绝,并没有主动,“秘书坐在车的最前排,并且折叠后视镜,秘书怎么可能会看到是我主动亲吻?”

风波仍未结束

根据《财经》此前报道,美国中部时间4月16日,Liu Jingyao正式向明尼苏达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在起诉中Liu Jingyao详细表述了事发全过程,并以刘强东对其构成民事胁迫、人身侵犯、基于性的侵犯与侵害等为理由,对刘强东及京东集团提起诉讼,要求刘强东和京东集团赔偿她超过5万美元的损失并承担诉讼费。

Liu Jingyao曾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她在得知检方作出不起诉决定后的第一反应是继续民事诉讼。之所以时隔四个月后提起诉讼,因为“律师在刑事起诉后需要足够的时间从检察院拿到相关文件和材料,从而撰写民事诉讼书,也需要进行相关的调查。”Liu Jingyao说,如果能打赢民事诉讼,她会全部捐出赔款。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对《财经》记者表示,此次美国警方公布的档案都可以被用于9月开庭的民事诉讼,这对于案件会产生影响。

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郝俊波也对《财经》记者表示,不管是原告还是被告,此次警方公布的档案应该会作为证据。但他强调,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对证据的要求是不同的,警方认为不构成刑事案件,但民事案件对证据的要求和标准不一样,民事诉讼存在不同结果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警方档案还公布了刘强东代理律师布雷斯波斯的一些证词,布雷斯波斯在和Liu Jingyao的通话中涉及“道歉”和“钱”,布雷斯波斯问Liu Jingyao对于钱有怎样的提议,Liu Jingyao说她不知道。Liu Jingyao的律师维尔·弗洛林(Wil Florin)认为布雷斯波斯借此指控他的客户敲诈很荒谬,因为明尼苏达州刑事诉讼法和民事诉讼法都规定了赔偿,“这些要求没有错”。

郝俊波也认为,如果女方觉得受到侵害,那么有主张要求道歉和赔钱的权利。“不能说女生要求道歉和赔钱就是敲诈勒索,而且她发起的民事案件正好就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通过诉讼来决定刘强东是否应该道歉和赔偿。”

前述丹·班克(Dan Bank)针对《财经》记者提出的“警方档案是否会有利于刘强东先生赢得民事诉讼”的提问未予回复,而是重申明尼苏达州检方决定不对强奸指控进行起诉。

对于案件未来走向,律师刘龙珠认为,在美国提起民事诉讼,程序也比较繁琐,一般情况下,短则一年,长则两三年。在法庭交叉询问阶段,双方都会传唤证人,展示所有证据,交叉询问,每一个细节都会被挖掘出来。目前综合警方公布档案来看,这对当事女生会产生不利影响。

(本刊记者刘泓君对此文亦有贡献)

编辑:鲁伟
关键字:
分享到:

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