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未成年性奴与美国司法腐败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8-20 13:56:15
分享到:
导语

美国司法系统多次纵容犯下联邦重罪的华尔街富豪,法院、检察官和律师一再忽视未成年少女权益,爱泼斯坦案或将使更多参与性交易的名人曝光

文 王晓枫 蔡婷贻 王丽娜 | 编辑 郝洲

5cb650f0aa33d3d15154b291ae2a9aec

7月15日,杰弗里·爱泼斯坦在纽约联邦法院出席保释听证会。图/视觉中国

纽约当地时间8月11日,66岁的美国亿万富豪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被发现自缢死在监狱中。

经营对冲基金的爱泼斯坦今年7月6日在美国新泽西州被捕,随后纽约检方指控其经营性交易团伙,涉嫌拐卖和性侵多达数十名少女。鉴于爱泼斯坦与英美两国政商高层的密切关系——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前总统克林顿以及英国安德鲁王子、工党资深议员曼德尔森都曾是爱泼斯坦的座上宾,他的死让本案更加扑朔迷离,也揭开了性产业贩卖未成年人的冰山一角。

早在十多年前,爱泼斯坦就被美国警方列为“性侵危险人物”,但一直得到了司法系统的宽大处理。美国司法系统在这个大规模性交易团伙案上对权势人士犯罪如此网开一面,其背后的腐败震惊美国社会。

就在爱泼斯坦自杀前一天,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公布了他在2002年-2005年间组织大规模性交易犯罪行为的详细文件,该文件包括受害者提供的照片等证据。特别是一位名叫丘福莱(Virginia Roberts Giuffre)的女性受害者,她被迫在爱泼斯坦身边工作两年半,文件包括她提供的在爱泼斯坦位于新墨西哥州农场的照片以及一些作为证据的裸照。她指控爱泼斯坦曾强迫她与政界高官和其他社会名流发生性关系,如英国安德鲁王子和哈佛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Alan M.Dershowitz)。

代理丘福莱的美国重量级律师博伊斯(David Boies)指出,尽管丘福莱在2017年和爱泼斯坦达成和解协议,但是她的目标是勾画出爱泼斯坦性交易链条的完整图像和运作历史。“整个控诉案是关于这个大型的性人口贩卖组织在众人眼下运作多年;我们社会的每个机构忽视了这些女孩;法院忽视她们,检察官、 律师、媒体、 我们体制中的每个人都忽视了她们。”

翻云覆雨的美国神秘富豪

爱泼斯坦何许人也,为何能搅动美国社会?法庭文件显示,爱泼斯坦拥有的净财富达5.59亿美元,其中包括位于纽约和佛罗里达州的豪宅、位于法国巴黎的公寓、位于新墨西哥州带有山顶别墅的牧场和位于美属维尔京群岛圣托马斯岛附近的名叫“小圣托马斯岛”的私人岛屿,这些产业均成为爱泼斯坦性交易案的焦点。

拥有亿万财富自然让爱泼斯坦广交名流,其朋友圈横跨政商、文化、艺术多个领域,可谓从华盛顿到华尔街再到好莱坞。2002年,当时还不是总统的特朗普接受《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采访时曾将爱泼斯坦描述为一个“了不起的人,……他和我一样喜欢漂亮的女人,其中许多是比较年轻的”。

对于爱泼斯坦与克林顿的相识,法院文件引用了《每日邮报》报道的关于爱泼斯坦的“洛丽塔航班”事件。据悉,爱泼斯坦有一架私人波音727飞机并经常使用,每年长达600小时的飞行时间,通常都是与客人一同搭乘。因为性侵未成年少女而被指控和定罪,爱泼斯坦的这架私人飞机被媒体嘲讽为“洛丽塔快递”(Lolita Express)。

2002年9月,爱泼斯坦与比尔·克林顿、凯文·史派西、克里斯·塔克一同搭乘这架私人飞机前往非洲。飞行记录显示,克林顿共计搭乘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达26次。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这起事件在社交网络广为传播,成为特朗普的支持阵营攻击民主党和希拉里·克林顿的利器。

爱泼斯坦案发后,这些旧友迅速与他撇清了关系。特朗普表示已多年未与爱泼斯坦谋面,更不知道他的不法行为。克林顿也表示对爱泼斯坦犯罪行为一无所知,并且从未到访过爱泼斯坦的岛屿和住所,仅是在2002年-2003年间4次与爱泼斯坦到访过欧洲、非洲以及亚洲。对于安德鲁王子和爱泼斯坦之间的关系,英国王室已在多年前严正驳斥了二人有瓜葛的说法。不过,法院文件中包含了一张流传颇广的安德鲁王子和前述受害者丘福莱在伦敦的合影照片。

爱泼斯坦是美国金融界的神秘富豪,不止一位撰稿人把爱泼斯坦比作菲茨杰拉德笔下的一个永远难以捉摸的盖茨比。他出身于纽约布鲁克林的一个工人家庭,曾在曼哈顿精英私立学校担任数学老师,凭借数学才能和在私校的人脉圈,他被介绍给投行贝尔斯登(在2008年次贷危机中倒闭)时任CEO艾伦·格林伯格(Alan Greenberg),受到重用,之后升任有限合伙人。

上世纪80年代,爱泼斯坦离开贝尔斯登开始创业,成立名为国际资产集团(International Assets Group)的咨询公司,后又开设名为J·爱泼斯坦公司(J. Epstein & Co.)资金管理公司,最后又成立了成总部位于维尔京群岛的金融信托公司(Financial Trust Company)。

爱泼斯坦的神秘感源于外界对他的资金管理业务和客户知之甚少。虽然声称为许多亿万富翁工作,但外界无从知晓他的具体客户名单,也无法在金融市场上追踪到他。在他被捕后的几周,有关他与亿万富翁,例如莱斯·韦克斯纳(Les Wexner)和莱昂·布莱克(Leon Black)之间的关系才开始被曝光。韦克斯纳是L Brands的创始人,该公司目前运营的品牌包括维多利亚秘密;布莱克则是美国第二大另类资产管理机构阿波罗资产管理公司的创始人。

爱泼斯坦的性交易案件最早事发于十多年前,但他当时逃脱了长期监禁的惩罚。2005年3月,一名妇女向佛罗里达州棕榈滩警察部门报警,她表示其14岁的继女被带到爱泼斯坦的别墅,以300美元的酬劳向爱泼斯坦提供按摩和脱衣舞等服务。

棕榈滩警方对爱泼斯坦进行了长达11个月卧底调查,然后进一步搜查他的住所,联邦调查局也参与了调查。在这次搜查行动之后,警方称爱泼斯坦向他的陪同人员支付报酬并与之发生性行为。根据对5名受害者的调查和17份经过宣誓的证词,以及在爱泼斯坦住宅的垃圾桶中发现的女孩高中成绩单和其他物品显示,一些与爱泼斯坦性交易的女性未满18岁。2006年提交的起诉文件显示,爱泼斯坦在其佛罗里达州房产许多地方都安装有隐蔽摄像机。爱泼斯坦利用这些摄像机记录名人与未成年少女的性活动以达到自己的非法目的。

2005年的这起告发拉开了爱泼斯坦性交易案件的大幕以及长达数年的法律拉锯战。根据美国媒体的独立调查,2002年-2005年期间,爱泼斯坦在棕榈海滩住所,涉嫌组织至少80名14岁-16岁未成年女性发生性交易,但是参与案件调查的多名司法人员不仅在多个重要节点对爱泼斯坦从轻处理,也未对爱泼斯坦的共犯进行追查。

正如众多性交易案一样,爱泼斯坦案也涉及复杂的财富与权力关系。在特朗普政府担任劳工部长的亚历山大·阿科斯塔(Alexander Acosta)已经因牵涉其中而于今年7月宣布辞职。

棕榈海滩检察官克里舍(Barry Krischer)在2006年先是拒绝以严重性犯罪起诉爱泼斯坦,随后接手该案的联邦检察官阿科斯塔(即引咎辞职的劳工部长)也未以联邦重罪起诉,反而以召妓为由,于2008年与爱泼斯坦达成一份对后者极为有利的辩诉交易。

爱泼斯坦最终承认犯有向主顾提供未成年妓女的行为,作为交换他可以不受审判,也不用在联邦监狱长期服刑,他最终按照佛罗里达州对嫖娼罪的惩罚标准服刑13个月,且被允许每周离开监狱六天去办公室工作。

更重要的是,联邦政府将给予他所有联邦刑事指控豁免权,同时该豁免权还包含爱泼斯坦的四名共谋者以及其他未具名的“潜在共谋者”;该协议还将终止对爱泼斯坦的调查并封存起诉书。而爱泼斯坦同意就性交易罪名认罪并注册为性罪犯,同时他还必须向联邦调查局确认的30名受害者支付赔偿款。

这次辩诉交易引发巨大争议,有媒体称对此案的处置是“终生难遇的交易”,而美国司法部也因认罪交易受到批评,有人称这是有门路的人逃避罪责的又一例证。阿科斯塔则辩称,爱泼斯坦被要求登记为性犯罪者。正因该协议极具争议,今年2月,复议该案的地方法院法官肯尼斯·马拉 (Kenneth Marra)裁决认为,联邦检察官同意爱泼斯坦的认罪协议之前并没有通知受害者,此做法违反了《犯罪受害者权益条例》。

这一裁决彻底改变了爱泼斯坦案的走向。今年7月初,爱泼斯坦在从巴黎起飞的私人飞机上被逮捕。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乔弗里·伯曼(Geoffrey Berman)指控爱泼斯坦向未成年女孩支付数百美元,在他的纽约上东区豪宅和佛罗里达棕榈滩别墅做裸体或部分裸体按摩,这些按摩“越来越具有性行为特质”。伯曼表示,爱泼斯坦经常付钱给部分受害者,让她们再去招募其他未成年女孩,然后又侵害她们。这些事情发生在2002年-2005年之间,部分受害人只有14岁-16岁。调查人员搜查其纽约豪宅时发现了数百张有性意味的“看似未成年女孩”的照片和含有女孩裸体的光盘。

对于指控,爱泼斯坦在法庭听证会上坚称自己无罪。检方拒绝了他的保释请求,因为他“对公众构成危险”并存在很高的潜逃风险,因此要求拘留这名亿万富翁,直至审判程序正式启动。如果合谋性交易罪和与未成年人进行性交易罪两项重要指控罪名成立,爱泼斯坦将面临最长达45年的监禁。

由于爱泼斯坦服务的对象多在美国政坛和商界占据重要地位,爱泼斯坦的蹊跷死亡在美国社会引起很大反响,各种阴谋论尘嚣甚上。被影射与爱泼斯坦关系密切的特朗普总统,在他死讯传出后转发了一条影射克林顿涉及爱泼斯坦自杀案的推文,瞬间又将此案政治化。民主党总统参选人贝托·奥洛克(Beto O’Rourke)就抨击,“这是我们总统利用公权力,以缺乏根据的阴谋论去攻击政治敌人的又一例证。”

追查到底

爱泼斯坦案件曝光让外界得以窥见庞大性贩卖产业的冰山一角,并引发对性犯罪交易为何屡禁不止的思考。据国际劳工组织(ILO)估计,全球人口贩运性产业一年的营业额可达990亿美元。美国是人口贩卖性交易多发地,美国国务院报告显示,美国、菲律宾和墨西哥是2018年全球人口贩运问题最严重的三个国家。每年约有1.8万至2万人被贩卖进入美国,主要从事性交易。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的报告显示,约有30万年轻人面临被吸入性产业的危险。

为了打击人口贩卖,美国警方不仅设立电话热线,并成立打击人口贩卖部门应对这一棘手问题。根据统计,热线举报最多的州为——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另外纽约和拉斯维加斯也是人口贩卖的热点城市。纽约和佛罗里达州正是爱泼斯坦团伙最集中的作案地点。

然而这些举措收效甚微,像爱泼斯坦这样的性交易组织仍比比皆是。对于为何屡禁不止,非政府组织“美国打击人口贩卖”的联合创始人杰弗里·罗吉斯(Geoffrey Rogers)直言,美国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美国人是全球性产业的最大消费者,“我们的社会带动了基本需求”。

另一方面,执法者认为法律对于性犯罪者过于宽容,正因如此,爱泼斯坦才可以在十年前达成辩诉交易逃脱制裁。佛罗里达州帕斯科郡(Pasco)打击人口贩卖小组队长艾伦·韦基德(Alan Wilkett)指出,司法系统多年来保护从事性交易的消费者,连名字也以“John”代替,让这些消费者得以躲在面具后面,“他们应该为他们造成的伤害负责”。

在爱泼斯坦案上,美国司法不仅先纵容,又在逮捕后因疏于监管,导致他自杀身亡。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对此“感到震惊”,下令调查存在“严重违规行为”的关押爱泼斯坦的纽约大都会惩教中心。调查方向包括,早有自杀倾向的爱泼斯坦为何被从自杀监控中移除,以及为何监狱人员未按照规定每30分钟查看一次他的牢房。目前,两名监狱人员已暂时被停职。

巴尔也强调,爱泼斯坦涉嫌性侵案远未结束,联邦检方将继续调查,重点是“参与、帮助爱泼斯坦拐卖未成年少女”的共犯。联邦检察官也表示,爱泼斯坦性贩卖案件不会因为其死亡而不了了之,而是会转而追查是谁在过去十多年间协助其进行性交易,以及这条产业链为何能够存在如此之久。

对于司法部调查能否挖掘出真相,在2007年佛罗里达州案件中代表爱泼斯坦受害者的律师斯潘塞·库文(Spencer Kuvin)表示,对爱泼斯坦遗产的管理将让外界进一步了解他的财产和商业活动。“未来几个月,你会发现无数与他一起投资的人,你会感到震惊,这将翻开一个全新的篇章。”

美国司法部的专业责任办公室(Office of Professional Responsibility)正针对2007年-2008年以阿科斯塔为首的检察官进行调查,检视他们是否不当处理本案。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于8月初也下令对州级法务系统处理此案过程进行调查,其中爱泼斯坦拘禁13个月期间,授予他外出工作权的棕榈海滩郡警察局长布拉德肖(Ric Bradshaw)正成为排查重点。

对于那些寄希望爱泼斯坦的去世能够带走一切秘密的人,纽约市长白思豪则表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一些人犯下可怕的罪行。如果他们以为爱泼斯坦死了,他们就高枕无忧了,那么他们大错特错了。”

编辑:郝洲
关键字:
分享到:

杂志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