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问题本质上是一场家庭争执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9-08-30 12:31:37
分享到:
导语

任何一场家庭内部的吵嚷,都无法通过砸坏家具、摔碎锅碗瓢盆来平息,更不用说使用暴力。抗议自由不能以无视别人的经济和天赋权利为代价

文 沈联涛 | 编辑 袁满

2019年夏天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炎热的夏季,但它也将成为人们记忆中一个疯狂的夏天——抗议活动弥漫各处,暴力似也甚嚣尘上。

离我们更近的大事件是香港的抗议,导致机场关闭、经济陷入窘境。

世界看起来已经一团糟。谁能解决这明显的系统性问题?

最容易的选择就是责怪别人。但推诿卸责的游戏无助于改善我们的境况。更为激烈地推诿,会让双方转向更为对立和强硬的立场,这最终会让任何妥协都难以达成,恢复正常更会遥不可及。

若想走出困境,不仅需要冷静的头脑,更需要热心肠。

我年轻时曾遇到一位年老的导师,他曾是一位久经风雨的记者。他告诉我,欲看懂这个世界,不能只看新闻说了什么,而要看新闻没有报道的东西。这样做了,你才可以更加平衡地看待正在发生的事情。

随着社交媒体崛起,有各种算法来推送新闻,各地的社区都在两极分化,因为今天的新闻和社交媒体将一切都只做非黑即白的描述。每一方都只看符合自己心意的内容,对自己不欣赏的东西则直如视而不见。

为什么我们会做出二元对立的判断,认为世界非黑即白,完全不理解现实生活的色调不能单以黑白来辨明,而是“百万度灰”?香港抗议者的目的是为了争取自由,但他们似乎并不理解,最坏的自由可能最终破坏他们本已拥有的自由。这就如同传闻中一位美军少校在越南战争期间说过的名言,“为了拯救城镇,就必须摧毁它们。”

我们在非理性的状态下,能否理性地达成妥协?或者反过来,能否用非暴力达成和解?

有许多人从技术上提出了完善的解决方案。合理的解决方案应当包括:立即采取行动安抚导致抗议的社会不满,例如缓解不平等、增加公共住房、提高收入、在教育和医疗保健方面加大投入、提高实际工资、升级基础设施,并且加强各方之间的信息沟通。

所有这些都是好点子,但如果它们真管用,为什么从没有前人将其付诸实施?

答案在于对抗性选举政治所产生的毒害。在美国,共和党人铁了心要阻遏克林顿/奥巴马总统任内提出的一切建议。因此,当共和党掌权时,民主党就有样学样,决意为共和党人想做的一切设置障碍。

再好用的技术性解决方案,在对抗性政治面前都无能为力。

香港也发生着同样的事情。香港最不缺的就是土地、丰富的财政资源、发达的经济和高企的收入水平。然而,自1997年以来,很少有公共住房项目落成,因为这些项目在房地产既得利益者反对之下无果而终。

一言以蔽之,必须找到一个政治解决方案,不论有多困难,这将决定香港政府能否为社会大众提供公共住房。换句话说,为市民提供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合法性建基于实际结果,口头承诺始终是空中楼阁。

因为对抗性选举政治的存在,则即使泛民主派在下一届立法会选举中旗开得胜,他们在参选时做出的承诺,也会因新的反对派之杯葛,从而无法兑现。

这样一来,公众的不满将继续存在。通过专制行政手段,便能高效践行竞选时的承诺,但当前的政治结构却毫无这样的体制优势,而民主政治所具有的所有缺陷却一个不落地都具备。若为香港之长远利益计,双方达成共识才是唯一切合实际的前进方向。

我们应当始终铭记,发生在香港的抗议活动本质上是一场家庭争执,与英国脱欧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香港和内地不可能分离。任何一场家庭内部的吵嚷,都无法通过砸坏家具、摔碎锅碗瓢盆来平息,更不用说使用暴力了。抗议自由不能以无视别人的经济和天赋权利为代价。

排在议程第一项的应是“降温”,并思考如何修复现有体制,它缺乏良好的反馈机制,从而无法及时获知人们的真实感受,直到为时已晚。这包括重视社交媒体在帮助塑造社区共识方面的作用,而非制造分歧。

如果共同体本身不愿妥协,那么其监管者就要做出艰难的决定。

没有人想过香港的抗议活动会发展到这种程度,以至于不确定性隐隐绰绰地逼近,这种不确定性甚至可能导致香港未来的法治也岌岌可危。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感到绝望、无力和无用,我只能眼看着这一切而无能为力,但我祈祷悲剧不会发生。

困境时刻,对抗性和情绪性的姿态都无补于事。家庭是由个人组成的共同体。所有成员(无论长幼)聚合成一个共同体并放眼长远,若不如此,则这个家庭必然破碎。

(翻译:臧博;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编辑:袁满)

编辑:袁满
关键字:
分享到:

杂志精选